最新资讯风向标

长城汽车技术研发副总裁穆峰:只有中国人最懂中国人的混动

2020-12-23 13:27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30次 字号:

摘要:    本报记者 陈茂利 北京报道    “人逢喜事精神爽”。在“柠檬混动DHT ”技术(Dedicated Hybrid Technology混合动力专用技术)发布会结束后的小型专访席上,长城汽车(601633,股吧)(以下简称“长城”)商品战略与技术研发副总...

  

本报记者 陈茂利 北京报道

  

“人逢喜事精神爽”。在“柠檬混动DHT ”技术(Dedicated Hybrid Technology混合动力专用技术)发布会结束后的小型专访席上,长城汽车(601633,股吧)(以下简称“长城”)商品战略与技术研发副总裁穆峰心情看起来不错。这或许是因为,一直以来被丰田、本田等合资品牌垄断的混动技术江湖正在被长城打破。

  

日前,长城在保定哈弗技术中心正式全球首发面向全速域、全场景的“柠檬混动DHT”技术。

  

“为了真正满足消费者诉求,所以我们要做混动。”穆峰在接受《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等媒体记者采访时表示,“我们长城内部有一句话:‘只有中国人最懂中国人的混动。’因为我们是自主品牌,我们既是汽车的开发人员,同时也是用户,我们知道中国人常用的工况是什么样的,它不像日本,也不像欧洲。”

  

  

长城汽车商品战略及技术研发副总裁穆峰

  

据悉,“柠檬混动DHT”是一种高度集成的、高效能、多模油电混动系统,同时也是长城混合动力技术路线中的一条核心技术路线。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国内市场在售混合动力车型基本上都是合资品牌生产的,以比亚迪为代表的自主品牌也只生产插电混合动力车,长城可以说是国内第一家。

  

“混动是能上量的技术,我们做EV和PHEV,但一直没有放弃混动,我们认为只有混动才能走进千家万户。”长城研发副总裁单红艳表示。

  

第一个吃螃蟹的“自主品牌”

  

10月27日,由中国汽车工程学会牵头组织编制的《节能与新能源汽车技术路线图2。0》正式发布,其中明确提出未来15年,也就是2035年传统汽车要全面混动化。

  

不过一个多月时间,长城便以“迅耳不及雷霆之势”发布“柠檬混动DHT ”技术,成为混动技术领域第一个吃螃蟹的“自主品牌”。

  

据悉,长城“柠檬混动DHT”覆盖了城区道路中低速出行、长时间驻车、高速/城市环路等几乎全部出行场景,能为用户带来油耗更低、动力更强、体验更舒适的出行生活。它的技术前瞻性与先进性,还体现在了“1-2-3”上,即一个混动系统,两种动力架构,三套动力总成。

  

其中,一个混动系统,指的是“柠檬混动DHT”采用双电机混联拓扑结构,拥有纯电、混联、串联、能量回收等多种工作模式,通过控制系统智能切换,可实现全速域、全场景下高效能与高性能的完美平衡。两种动力架构,是在此基础上,面对不同的消费需求,衍生出HEV/PHEV两种动力架构。

  

  

“柠檬混动DHT”主要零部件及运行模式示意图

  

虽然发布得突然,但记者从单红艳处获悉,早在2012年,长城就开始在混动领域布局。

  

“我们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把‘柠檬混动DHT’做出来,是因为长城打了一个非常好的基础。电机、电机控制器、DHT变速箱等所有的系统、软件都是完全自主研发的。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把整个系统做好。混合动力为什么难?就难在系统集成上,如果只是匹配应用的话,是很难做到最优的。”单红艳告诉记者。

  

以市场驱动进行技术研发

  

从政策来看,“柠檬混动DHT”技术发布正当时。在业内专家来看,必要性更重要。

  

中国汽车工程学会名誉理事长付于武分析称:“中国向世界承诺2060年达到碳中和,汽车产业转型、升级迫在眉睫。按照减碳、低碳到零碳这个路线,混动是不可缺失的、最有效的技术。节能汽车和新能源汽车要双轮驱动,同步发展。我们的目标是2025年乘用车油耗降至4L/100km,如果没有混动技术支持难以实现。”

  

“混动的必要性不言而喻。”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副理事长董扬在发布会上直言,“电动机和内燃机在一起可以重新绘制‘万有特性’,与纯内燃机有本质不同,是新的智能机械技术。未来,混合动力车的覆盖率将会超过纯电及纯燃油,成为应用最广的技术。”

  

长城在此时发布“柠檬混动DHT”技术,有政策导向方面的原因,更重要的是市场导向。

  

“为了真正满足消费者诉求,所以我们要做混动。”穆峰表示,“我们长城内部有一句话:‘只有中国人最懂中国人的混动。’因为我们是自主品牌,我们既是汽车的开发人员,同时也是用户,我们知道中国人常用的工况是什么样的,它不像日本,也不像欧洲。”

  

“从这个概念上来讲,我们做混动有一个核心目标,就是永远使发动机工作在最高效率点,这是混动本身的核心价值。日常行驶中,最高效率点,我们叫它‘鸡蛋黄’,只有永远在‘鸡蛋黄’里面,效率才是最高的。”穆峰表示。

  

穆峰认为,和合资品牌相比,长城的优势在于更了解中国的驾驶路况。“分工况来讲,当日常在城市出行,城市场景特点就是拥堵、起起停停。工况点要么是低速小负荷,要么是低速大负荷,应该是在(速度表)左下角或者中间,这一块效率很低。在这一场景,我们用的是串联模式,发动机带着发电机发电,使发动机发动到高效区。但某竞品的混动系统,在低速工况,有一些采用纯串联模式,有一些采用并联模式。如果采用并联模式,必将受限于变速箱的结构限制,没有办法将这个点调在高效区。”

  

“针对于高速巡航工况,本身的点就在高效区里面。有一些企业还用串联,那就意味着发动机做了功,能量来发电,最后到电机,这个链太长,这么长的能量消费链已经抵消了城市场景带来的那种效率提升。在这种情况下,最好的工况就是发动机直接驱动。”穆峰表示。

  

不仅要省油、也要有体验感

  

丰田可以说是混动界当之无愧的“鼻祖”,1993年,丰田便开启了名为G21的项目,志在打造引领21世纪趋势的新车型。这个新车型就是1997年底发布的第一代丰田Prius混合动力车。自此开始,丰田在混合动力技术领域开始了执着的研发之旅。

  

尽管如此,20多年的投入也未能将一款混合动力车的成本降至跟同款燃油车的成本相同。因此,很多消费者在购买混合动力车时会考虑,要跑多少公里才可以把多余的车价省出来。

  

对于消费者极为关注的“多长时间能收回购买一款混合动力车带来的多余车价”,长城汽车技术副总裁宋东先算了一笔账:“我们做过这样的测算,基本上8万公里左右,省下的油钱就能把多出的车价折回来,这样消费者也能接受。”

  

单红艳表示:“我们一直在想,做什么样的混动,让用户没有负担,不能动不动贵几万块钱。如果没有补贴活不了,怎么可能大批量地走向市场呢?我们思考的(结果)是把这个架构的设计成本降到最低,所以我们做了‘七合一’,既降低成本,又小型化。另外我们也考虑节油,如何在省油和成本之间达成平衡,去平衡用户内心的期待和他们所付出的费用。”

  

“当然这还不足以打动消费者,不仅要省油、还要有好的体验感。不能为了省油,买个车用起来很别扭。省油是出发点,但不是所有的出发点。不仅要省油,还要在用车的感受方面满足消费者,让消费者觉得买这个车确实不错,所以我觉得还是得通过综合(各方面来)打造一款混合动力车。”宋东先表示。

  

走多线并举的技术路线

  

发布“柠檬混动DHT”技术,并不意味着未来长城只有“混动”。

  

“没有一条技术路线能满足所有用户的诉求。”穆峰表示,“大家都知道长城有皮卡、有SUV,未来我们还会开发新的车型,用车场景(可以说是)千差万别。举个例子,8万级SUV和30万级SUV所针对的用户群,他们的喜好、驾驶习惯、用车场景存在很大的区别,这还只是从价位角度来讲。如果按地域划分,北、上、广、深的用户驾驶习惯也完全不同,北京走地道桥,上海走高架。未来,没有一条技术路线能满足所有用户的诉求。好在长城是多线并行。因为用户不一样,场景不一样,根据自家推行品类定位,多路线并行是最合适的选择。”

  

至于不同车型之间如何做技术路线的选择,穆峰介绍:“在选路线的时候,我们只有一个本心,那就是用户实际的场景是什么?我们要围绕用户的实际场景,设计我们的构型、系统和策略。”

  

“实际上,多路线和资源分配,都是围绕消费者转,围着市场转的。因为消费者并不懂我们的技术路线,我们就看用户有怎样的需求,用什么样的技术路线满足他们。从这个角度去设计,包括资源分配,也都跟市场有关系。”单红艳进一步解释。

  

对于“柠檬混动DHT”这套系统什么时候进入市场,穆峰告诉记者:“明年就可以量产。”

  

(编辑:张硕校对:颜京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