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资讯风向标

自动驾驶下半场开赛初创公司们表现如何?

2021-11-08 11:11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22次 字号:

摘要:   无论是年初百度、小米相继入局造车,还是年中因几起安全事故引发的网络大讨论,“自动驾驶”无疑是2021年汽车界最为热门的词汇之一。   “大厂”强势入局、传统车企相继转型,自动驾驶赛道可谓是热闹纷呈,“自动驾驶进入下半场”的呼声也越来越高。坚守在这一赛道上的...

  无论是年初百度、小米相继入局造车,还是年中因几起安全事故引发的网络大讨论,“自动驾驶”无疑是2021年汽车界最为热门的词汇之一。

  “大厂”强势入局、传统车企相继转型,自动驾驶赛道可谓是热闹纷呈,“自动驾驶进入下半场”的呼声也越来越高。坚守在这一赛道上的自主初创企业自然也不甘落后,纷纷乘着“东风”,为下半场竞赛积蓄力量。

  经历了2019年的低谷期后,自动驾驶行业在2021年重获资本青睐,再次迎来投资热潮。相关数据显示,截至第三季度,今年我国自动驾驶项目投融资事件多达69次,总投融资金额达629亿元,覆盖了自动驾驶方案、雷达、芯片等产业链上下游企业。

  今年4月,自动驾驶卡车初创公司图森未来成功挂牌纳斯达克,开盘涨幅超3%,市值超80亿美元,成为全球自动驾驶第一股。Momenta在9月获通用汽车投资后,又于近日完成C+轮超5亿美元融资,C轮累计融资超10亿美元,成为自动驾驶领域2021年以来中国最大规模的融资。禾多科技也于近日完成广汽集团独家注资的C1轮融资。

  让资本能够再度为其“疯狂”,当然与自动驾驶商业化落地进程提速脱不了干系。自动驾驶行业分析师邵元骏在接受《中国汽车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我国的自动驾驶企业更多地是偏应用,不仅仅是靠融资活着,而是有了市场需求的订单。”今年年初,深蓝科技启动了全国首个氢能源自动驾驶重卡的订单项目;5月,西井科技与和记港口集团联合打造的全球首个AI无人驾驶集卡与人工驾驶集卡混行自动化码头项目全面投入商业化运营;导远电子则是已经进入整车配套系统,截至今年8月,前装交付量已累计完成超10万套。

  脱胎于长城汽车的AI自动驾驶公司毫末智行也于近日宣布,自5月份首辆搭载毫末智行辅助驾驶系统的WEY摩卡正式上市至今,其辅助驾驶用户行驶里程已累计突破200万公里。据悉,第四季度,毫末智行的辅助驾驶系统将进行重要升级,全栈自研的NOH(Navigation on HIPilot)智慧领航辅助驾驶系统将正式交付到消费者手中。

  值得一提的是,自主自动驾驶初创企业的“出海之旅”也已悄然展开。早在2019年,仙途智能便已正式落地多个海外项目,脚步遍及德国、美国等地。今年,仙途智能又获得德国杜伊斯堡的物流园区和莫斯科北方河运码头的项目合作,数台无人驾驶清扫车出现在这两个地区。此外,行易道的国产毫米波雷达也于近期收获首个来自韩国怡来(Eare)公司的国际订单,5年内计划装车量30万台,总金额近5亿元。10月,行易道顺利向韩方交付包括77GHz中程和近程毫米波雷达在内的首批产品。

  邵元骏强调,由于目前自动驾驶上路仍受法律法规限制,自动驾驶技术也尚未完全成熟,部分自动驾驶初创企业的商品无法大规模面世,这就给企业的生存和发展带来巨大挑战。“基于此,很多企业都在转型,不再局限于单纯的乘用车自动驾驶。”他说。与其他场景相比,乘用车自动驾驶难度更高、落地时间更长,而目前市场需求较小。因此,部分企业为了从初创型企业过渡到正常发展的中大型企业,选择了“多条腿走路”的发展方式。

  以始终活跃于自动驾驶行业一线的小马智行为例,在不断扩大自动驾驶乘用车Robotaxi落地的同时,小马智行也在加快自动驾驶卡车的规模化量产。在今年先后拿下了北京政策先行区30辆路测牌照和自动驾驶重卡牌照后,小马智行的自动驾驶乘用车和重卡均获得了北京智能网联汽车政策先行区内高速路、快速路测试许可。无人化领域,小马智行今年也收获了美国加州、广州以及北京的无人化测试牌照或许可,持续推进全无人自动驾驶技术的发展。

  此外,文远知行也并未局限于乘用车领域的自动驾驶,把目光放在了城市物流行业。9月,文远知行正式发布其首辆自动驾驶货车——WeRide Robovan,正式进入城市物流行业。据悉,文远知行将与江铃汽车、中通快递展开战略合作,共同推动该货车的量产和商业化落地。从自动驾驶出租车、迷你自动驾驶巴士到自动驾驶货车,文远知行意图打造全方位的产品组合。

  创立4余年的蘑菇车联同样另辟蹊径,在智慧城市交通建设上走出了自己的特色。今年3月,蘑菇车联与湖南省衡阳市达成战略合作,打造智慧交通的“衡阳模式”。双方将在智能终端、车路协同、自动驾驶及智慧交通领域展开深度合作,推动城市级自动驾驶大规模落地与商业化运营。据悉,该项目总投资近5亿元,预计于今年四季度实现落地。未来,观光巴士、快速路公交、网约车、物流车、清扫车等城市公共服务场景都将有自动驾驶的身影。9月,蘑菇车联又与鹤壁市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开启“鹤壁模式”的建设之路。当前,蘑菇车联已在北京、上海、湖南等地落地自动驾驶商业项目,还与中国电信、比亚迪、长城、上汽、广汽等企业展开合作,构建起强大的朋友圈。

  “技术层面上看,乘用车自动驾驶和场景化自动驾驶是通用的,这些初创企业在模型和数据上积累颇丰,转型更具优势。这样能够保证有大量订单来支撑企业发展。”邵元骏说。

  无论是百度与吉利共同出品的集度汽车问世,还是不久前吉利汽车以“智能吉利2025”战略重拳出击,毋庸置疑的是,这些科技巨头和传统车企已经开始因时而动,发力自动驾驶。与这些资源颇丰、积淀深厚的企业相比,自主初创企业在研发投入、人才储备等方面几乎处于被碾压的地位。如何能在愈发拥挤的自动驾驶赛道上拔得头筹,是自动驾驶初创企业们必须思考的重要课题。

  得益于轻装上阵,自主初创企业往往具有极强地灵活性,能够随时应市场需求而变。正如邵元骏所讲,智能手机发展的关键不在于手机本身变得智能,而是在手机智能化的过程中,能否寻找到诸如微信、支付宝这样的发展机遇。在自动驾驶赛道上,相较于大型企业转型周期长的特点,这些初创企业们捕捉市场需求的能力更强,能够根据市场需求迅速转型,抢占市场先机。

  而同样是受制于轻装上阵,自主初创企业缺少大企业所拥有的雄厚资金和人才支持。基于此,自动驾驶初创企业必须走专小特精的“小巨人”之路,在具体细分领域做到极致。另外,邵元骏表示,初创企业要利用大企业转型速度慢的特点,主打时间差战术,更早地满足需求,尽快落地。禾多科技研发总监戴震也曾表示,自动驾驶发展很快,初创企业能否在未来几年内证明自己的实力十分关键。

  “目前,我国自动驾驶产业的供应链体系尚不完整,自动驾驶企业在发展时必须考虑到这一点,逐步进行功能升级。”邵元骏强调,对于自动驾驶初创企业而言,当前的重点是布局核心的底层技术,率先做到底层核心技术的自主可控。跨越式的发展路线只会更加暴露我国在芯片、系统软件等方面的缺陷,对供应链安全提出巨大挑战。因此,立足当前供应链基础,平稳向高级别自动驾驶过渡,方为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