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资讯风向标

领英创始人:学习商业战略最好的方法是玩策略游戏(上)

2021-06-09 06:36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8次 字号:

摘要: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12岁时,里德·霍夫曼在一款游戏说明书上标注出产品有待改进的内容,并把修改过的说明书复印件卖给了一家游戏开发商,从而得到了他的第一份工作。还是...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12岁时,里德·霍夫曼在一款游戏说明书上标注出产品有待改进的内容,并把修改过的说明书复印件卖给了一家游戏开发商,从而得到了他的第一份工作。还是孩子的时候,他就玩许多Avalon Hill棋盘类的游戏。实际上,每一款棋盘游戏都是按照一套复杂的规则和相应的环境······这就是他年少时的游戏,这也让他能够按照游戏规则创建一个模式,最终成了他形成战略思维的一种必要根基。当别人问他如何学习战略, 他的回答不是MBA学位,也不是阅读。他的答案是玩了很多游戏,主要是策略类的桌上游戏。原文标题“Game On:How Strategy Games Teach Valuable Business Skills”,作者里德·霍夫曼。

  在与创始人和投资人的讨论以及采访中,我描述了游戏在我的职业生涯中所扮演的角色。这已经成为我公众形象中一个有点古怪的方面。里德·霍夫曼,游戏极客。我喜欢游戏,我也喜欢谈论游戏。但这些简介都没有关注过游戏本身。他们可能(最多)提到一两款游戏。

  因此,在Greymatter的最新一期节目中,我和我的朋友、《闪电扩张》的合著者、同为游戏极客的Chris Yeh坐下来,深入探讨游戏如何塑造我的个性和职业的细节。我们不仅讨论了为什么我认为游戏对企业家如此有价值,我们还深入探讨了影响我生活的具体游戏。

  根据我的经验,游戏是理解战略这一重要领域的最佳途径之一。战略产生于战争中的生死攸关之处。选择一个好的战略,你的部落或国家就会赢得战斗或战争。如果选择得不好,你可能会被赶尽杀绝。为了帮助制定制胜战略,军队开发了战争游戏,作为探索各种战略和分析特定场景的一种方式。虽然我生活中的大多数重要游戏都不是战争游戏,但它们与战争游戏一样,有能力提出并回答关键问题。

  游戏让玩家在一个不确定的、快速变化的世界中,对这些关键问题形成德国人所说的 “指尖感觉”(fingerspitzengefühl)。

  当人们在商业环境中问我,“你是如何学习战略的?” 我的回答不是说我在商学院学习并获得了MBA学位,也不是说我读了又读马基雅弗利和孙子的著作。相反,我告诉他们,“我玩了很多游戏”。

  当人们听说我玩游戏,他们往往认为我是指国际象棋或围棋。我认为他们看了太多的电影,其中邪恶的天才和潇洒的英雄在火山巢穴中进行了棋局。国际象棋和围棋是奇妙的游戏,是调整思维的有效方法。它们需要奉献精神,精神集中,并进行思考。但它们并没有教你以符合世界运作方式的方式制定策略。

  国际象棋和围棋的问题在于,没有任何外部变量。没有运气,没有变化的天气,没有外部市场力量。这些游戏是完全透明的,你可以看到棋盘上的一切。虽然这使它们成为一项公平和优雅的运动,但也使它们成为对现实世界的一个糟糕的模拟。

  你可以找到一本国际象棋书,上面列出了一千种著名的棋局,每一种都是以过去的大师命名的。例如,西西里防御是一个非常流行和有效的国际象棋策略,它是在1594年创造的。学习历史策略并不能让你为现实世界做好准备,你不能只是简单地说:“这和400年前朱利奥·切萨雷·波莱里奥对阵杰罗尼莫·卡西奥时的情况一模一样”。

  我偏爱的游戏需要技巧,奖励那些学习规则的人,并且通常有一个一般战略和战术的资料库。但它们也包含了不确定性和随机性,无论是以掷骰子的形式,还是以竞争性的潜规则,或者不完整的信息。这使它们更真实地反映了现实世界,包括商业世界。这就是为什么游戏对于我作为一个商业战略家的发展,以及我所开发和部署的理论来说是如此不可或缺。

  即使是像德州扑克这样简单的游戏,也有助于锤炼战略本能。当面朝下的牌被翻开并打出(“翻牌”、“转牌”和 “河牌”)时,它们所注入的随机性要求你以概率而非确定性的方式来调整策略。一个好的牌手在不断练习认识论和学习,这是成为一个成功的战略家的关键。

  你不会像哈佛商学院的案例研究那样,只是接到一个有一套明确选择的情况。你必须自己解决认识论的问题,也就是我相信什么?我不相信什么?我如何学习?我是如何知道这些的?

  另一个关键因素是,游戏有能力给你即时反馈。在现实世界中,事情可能需要几周、几个月、甚至几年的时间才能完成,而游戏则不同,它允许你在很短的时间内,也许只是几个小时内,就能把事情试出来并进行迭代。

  我所玩的游戏的最后一个共同特点是,它们是多边的。最有趣的游戏不是简单的一对一的掰手腕比赛。它们的特点是竞争、协作和结构化演习的复杂组合。游戏提供了一个安全和快节奏的地方,人们可以学习如何驾驭从直接冲突到建立联盟的整个连续过程,以及两者之间的一切。

  当然,不是每个游戏都能教给人们有用的人际关系技能。考虑一下《强权外交》(Diplomacy)这个游戏,我想我只玩过两次。我很快就决定,这不是我想和朋友们玩的那种游戏。我记得有一幅关于这个游戏的四部曲漫画。在第一幅中,一个人问三个在桌子上坐成一排的玩家:“请真正的外交家站起来好吗?” 在中间的两幅中,排在外面的两个人站了起来,他们的笑容变成了震惊的表情。而在最后一幅中,那两个玩家已经倒地身亡,背后插着匕首,而中间的人物站着,显然是 “赢家”。

  《强权外交》的问题是,获胜的唯一途径是欺骗和背叛你的朋友。我小时候玩的第一场《强权外交》游戏,我想和我一起玩的人在之后的一个星期里都不愿意和对方说话。其结果是,我告诉朋友,“我们不要再玩这个游戏了”。

  我是通过去游戏商店询问入门级的棋盘游戏而发现《战术II》的。这是一款战争游戏,有一张基本的地图和一组不同军事单位的计数器,如步兵和坦克,有不同的属性。你会勘察战场,部署你的单位,冲突将通过掷骰子解决。战斗是概率性的;不是说你的坦克就一定会打败步兵,或者反之亦然,所以你必须在你的计划中考虑不确定性,并用B计划(或C计划)来适应不断变化的情况。

  战术结合起来就形成战略,但战术也可以推动战略。例如,如果你对坦克战术的运作方式有所了解,而你的对手却不了解,你就有可能突破他们的队伍,这就成为你战略的一部分。但你仍然需要聪明的战术来执行这一战略,你可能想把你的坦克排成一排,以掩盖你的意图。

  但即使你的策略比你的一个或多个对手更好,你仍然需要准备好适应,因为运气可以使最聪明的计划出错。

  这一点在创业界经常出现。你不应该纯粹根据结果来判断事情。你可以制定正确的战略,选择正确的战术,但仍然会因为 “掷骰子”的结果而失败。你必须有严谨的态度和智力上的诚实,才能准确地决定你是不幸运还是错误。

  这是安妮·杜克在《对注》(Thinking in Bets)中描述得非常好的原则之一,她的书是关于扑克和决策的。杜克建议不要只看 “结果”,而要指导人们做决定、处理和评估。所以事后总结不是 “我赢了还是输了”?而是 “我是否采取了好的策略?还是我只是运气好?” 因为有时候,你只是运气好。

  生活和商业策略的一部分是以一种运气更有利于你的方式进行游戏。你不能创造自己的运气,那将是决定论。但你可以遵循一种策略,使你更有可能获得幸运的青睐。

  有一种游戏机制来自《龙与地下城》游戏,那就是优势机制。你可能在盟友的帮助下获得优势,或者通过使用魔法获得优势。拥有优势意味着你可以掷两次骰子,并选择更好的结果,而不是掷一次骰子然后看看会发生什么。这就是策略的意义:让自己有机会掷出尽可能多的骰子,这样你就有最大的机会获胜。

  叮当快药宣布完成2。2亿美元融资,盈科资本作为重要战略投资者参与本轮融资,这也是盈科资本旗下美元基金在医药新零售领域布局的又一优质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