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资讯风向标

冰湖决战:十字军骑士团惨败于商业共和国

2021-09-02 18:02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14次 字号:

摘要:   作为俄罗斯历史上著名的国家之一,中世纪的诺夫哥罗德共和国显示出极为不同的面貌。当时的绝大多数罗斯人国家都采用封建制度,形成了一个个独立的世袭公国。以航海和贸易著称的诺夫哥罗德人却采用共和政体,建立了自己的共和国。国家的执掌者,是通过公民选举的议会,再由议会...

  作为俄罗斯历史上著名的国家之一,中世纪的诺夫哥罗德共和国显示出极为不同的面貌。当时的绝大多数罗斯人国家都采用封建制度,形成了一个个独立的世袭公国。以航海和贸易著称的诺夫哥罗德人却采用共和政体,建立了自己的共和国。国家的执掌者,是通过公民选举的议会,再由议会选举国家领袖。

  随着国力的不断壮大,诺夫哥罗德共和国也成功地将其影响力扩展至从涅瓦河到阿尔汉克斯之间的广阔地域。共和国的势力,在这个被认为自古更适合集权的国度,兴盛一时。

  在诺夫哥罗德的西面,德意志人组建的十字军骑士团则是一个可怕武装修士组织。加入骑士团的人发誓一生效忠上帝,弘扬天主教信仰。不过,他们也对土地和黄金有永无止境的追求。13世纪时,德意志人的两大骑士团——条顿骑士团和宝剑骑士团开始大举东进、并取得了极大的成功。条顿骑士团征服了普鲁士,宝剑骑士团则将爱沙尼亚和利沃尼亚吞并。

  随着骑士团国家的边界不断东扩,波罗的海最东端的诺夫哥罗德共和国开始成为骑士团的下一个目标。1240年,利沃尼亚宝剑骑士团在距离诺夫哥罗德城30公里的地方建立了一座要塞。对于诺夫哥罗德共和国而言,这无疑对他们的国土安全造成了严重的威胁。

  为了捍卫传承千百年的土地和信仰,1241年,诺夫哥罗德亲王亚历山大•涅夫斯基宣布和骑士团开战。1242年春季,双方在楚德湖冰面上的爆发决战,而这场战役也将决定波罗的海东部地区未来400年的格局。

  1242年那是一个春天,有一股寒流在波罗的海以东久久的徘徊。此时冬雪尚未融化,楚德湖上坚硬的冰层仍未融化,这片开阔的湖面也成为双方驰骋厮杀的战场。

  骑士团与诺夫哥罗德人分别在楚德湖左右两侧扎下了营地。以白底红剑旗帜为标志的骑士团在湖的左岸扎营,他们有1。2万军队,其中包括4000名骑士和8000名步兵。以白底双熊旗帜为标志的诺夫哥罗德人则在湖的右岸扎营,他们有1。7万军队,其中包括3000名重骑兵、4000名轻骑兵和1万名各类步兵。

  从账面上看,诺夫哥罗德军队在数量上占据优势,但战争的胜负并不取决于人数的多寡。精锐的德意志骑士是骑士团军队的核心力量,他们训练有素且经验丰富。加之信仰狂热士气坚定,在东征途中曾击败过不计其数的异教徒。

  骑士团的步兵队伍则由雇佣兵组成,这些职业军人装备精良,配有锁子甲、筝型盾、长矛和十字弓等。但他们也有弱点,虽然装备精良,熟悉作战那一套,却也有着反复无常的毛病。若战斗顺风顺水,他们自然能乘胜杀敌。但若是战斗僵持或落入下风,他们则很可能见风使舵,跑的比谁都快。所以,骑士团的战略往往是用精锐骑士先撕开对手的阵形,随后步兵跟进扩大和巩固战果,最后彻底打垮对手。

  相较于军队来源较为单一的骑士团,表面上都来自俄罗斯境内的诺夫哥罗德军队,反而更加五花八门。除了罗斯人外,芬兰人、拉多加人、卡累利阿人、鞑靼人等民族也加入了抵抗骑士团的军队。

  诺夫哥罗德军队的核心是3000名重骑兵,主要由诺夫哥罗德属下的封建采邑提供。共和国各城市的市民和城乡结合部的富裕自耕农们,组成了4000名重步兵。此外,还有6000名装备标枪和北欧长弓的冰原猎手。亚历山大•涅夫斯基还雇佣了一些自由骑兵与鞑靼轻骑。

  论军队素质,诺夫哥罗德人并不占优。但他们是为捍卫国家和信仰而战、有着极为高涨的士气,而非为掠夺黄金和土地而战。双方心态上的差异,也影响了最终的战果。

  大敌当前,诺夫哥罗德军决定先发制人。精明的亚历山大•涅夫斯基对楚德湖的地形和骑士团的战法都非常了解。他注意到,在湖东岸有一座温泉小岛,属于兵家必争之地。

  此时骑士团由于不熟地形并未意识到这座小岛的重要地位。加上他们远道而来,人困马乏,统帅便让全军在左岸休整。亚历山大•涅夫斯基则趁敌军休整之际,驱使同样疲惫的诺夫哥罗德人先抢占了这个战略要地。待骑士团的斥候将诺夫哥罗德军的动向和温泉岛的情况反馈给己方统帅时,为时晚矣。牢牢控制小岛的诺夫哥罗德军已占得先机。

  得知此事后的骑士团主帅–多帕特的赫尔曼怒不可遏,立即强令原本在休息的部下发动进攻。骑士团摆出他们惯用的楔形阵,精锐的骑士一马当先,雇佣步兵则负责掩护骑士的两翼。

  亚历山大见状,则将全军排成T型阵:重骑兵居左,重步兵居右,轻步兵居中。此外,他还将轻骑兵布置在第一线,打算让他们消耗骑士团的战力。他本人则和少量精锐一起,位于第三线位置,担任总预备队。

  布阵完毕后,德意志骑士们立刻发起了冲锋。他们身着重甲,手持骑枪,肩上的白色披风猎猎飘扬,宛如白色死神一般攻向诺夫哥罗德军。这一令人望而生畏的景象也令中军后方的亚历山大与罗斯贵族们感到不安。

  德意志骑士的第一波冲锋也确实给诺夫哥罗德军造成了极大损失。部署在阵线最前方的轻骑兵几乎还手之力,他们仅仅发起几轮齐射后便陷入与德意志骑士的肉搏战中,场面旋即成了一边倒的大屠杀。当鞑靼人和自然骑手的队伍被冲的七零八落之后,擅长近战的德意志骑士们便开始挥舞重剑,大肆屠杀溃逃的轻骑兵们,令他们损失惨重。

  装备精良的骑士团尽管如此,亚历山大仍然实现了延缓德意志骑士前进步伐,消耗敌军体力的目标。当敌人在前方玩着真人版的骑马与砍杀游戏时,亚历山大敦促自己的步兵在阵前挖出了一条浅壕,还在湿软的土地上插上了尖锐的木桩。

  经过短暂的交锋,几乎毫发无损的德意志骑士已经摧毁了诺夫哥罗德军的轻骑兵。随后,他们在侍从帮助下拿起了新的骑枪,准备对龟缩在壕沟后方的轻步兵们发起第二次冲锋。骑士们坚信,自己的第二波冲锋足以彻底击溃诺夫哥罗德中军,活捉敌酋亚历山大。但他们本身也已经距离掩护的两翼步兵队伍太远。

  眼见敌军到来,诺夫哥罗德的轻步兵们开始发出低沉的战吼,手中挥舞的兵器也发出耀眼的寒光。他们虽然从未与骑士对战,但毫不畏惧的士兵们已经跃跃欲试。若不是贵族军官的约束,只怕他们早就冲出阵地,发起进攻。

  等到德意志骑士们进入弓箭射程,亚历山大便毫不犹豫地下达了全体射击的命令。在弓箭手们的齐射下,一些德意志骑士或中箭身亡,或在中箭落马后被身后的同伴践踏致死。骑士团统帅赫尔曼为避免损失增加,便下令骑士们全速冲刺。还未等诺夫哥罗德人的弓箭手进行第三轮齐射,他们就已成功逼近壕沟边缘,前赴后继地填平阻碍他们的壕沟。

  然而,穿越了壕沟的骑士又受到了木桩的阻挡。于是,他们开始下马步战,试图用剑破坏木桩。木桩另一侧的诺夫哥罗德人自然不会允许骑士破坏他们的阵地,手持兵器的诺夫哥罗德步兵们也蜂拥而上,勇敢地与骑士们近距离火拼。但下马步战的德意志骑士们仍然难以抵挡,诺夫哥罗德步兵们损伤惨重。

  正当中军激战正酣时,诺夫哥罗德军两翼的重骑兵和重步兵发起钳形攻势,配合中军开始将孤军深入的德意志骑士包围起来。骑士们到这时候才发现,他们已经三面受敌。面对不断围攻的诺夫哥罗德人,骑士们也开始显得力不从心了。

  就这样,诺夫哥罗德人逐渐缩紧了包围圈,将德意志骑士挤压在一块狭小的冰面上,令他们陷入了动弹不得的境地。身陷重围又无法发挥冲击力优势的德意志骑士们开始惊慌失措,生怕自己被潮水一般的敌军淹没。

  此刻,更为悲剧的一幕接着发生。冰面由于不堪重负突然破裂,许多德意志骑士连人带马地落入水中,冻死和溺死者难以计数。看到己方的精锐骑士溃败的场面后,尚未参战的骑士团雇佣步兵开始溃逃。混乱之中,诺夫哥罗德人获得了楚德湖之战的胜利。

  通过这场重要胜利,诺夫哥罗德成功捍卫了自己的共和国体制与东正教信仰。德意志十字军在此后300年内,都止步于涅瓦河口,不再对罗斯地区构成威胁。在冰湖之战400年后,吞并诺夫哥罗德共和国的沙皇俄国则开始向西进军,将国界线反推至普鲁士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