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资讯风向标

三农金融的下半场 “聚合模式”的新战场

2019-02-25 15:22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43次 字号:

摘要: 经济学家科斯曾在《变革中国》中,把以民间力量为主导的改革,定义为“边缘革命”。在农村和8亿农民间,一次次由农户自主发起的“边缘革命”,正在拉开农村振兴的序幕。 7年前,原本做建材批发生意的张正群从城市返乡,在家乡重庆市牌坊坝村,创办了合作社下属的“生...

经济学家科斯曾在《变革中国》中,把以民间力量为主导的改革,定义为“边缘革命”。在农村和8亿农民间,一次次由农户自主发起的“边缘革命”,正在拉开农村振兴的序幕。

7年前,原本做建材批发生意的张正群从城市返乡,在家乡重庆市牌坊坝村,创办了合作社下属的“生态鸡养殖基地建设园区”,号召当地农村留守女性和老人参与,为他们提供鸡苗及全程无偿技术支持,并在养殖出栏期后,以高于市场批发价方式收购。

像张正群这样凭借着对农村的热爱,振兴农业的信念回乡创业的人并不少。通过打通农村致富商路,提高乡村造血能力,既解决了农村妇女、富余劳动力就近务工,缓解了农村严重的留守妇女和老人问题,还解决了当地合作社或者企业用工需求。只是,看似搭建了共赢通道,可面对农业生产所需的持续性资金投入及扩大再生产的资金缺口问题,让不少回乡创业的人犯了难。

2017年,平安普惠与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合作,通过向乡村创业女性提供免息贷款和创业能力建设服务,缓解资金缺口的燃眉之急。以张正群为例,在专业评估与全面调研下,其合作社顺利得到了100万的免息贷款。此项目的实施将辐射带动周边农户 50 户以上,200余人,户均增收 3 万余元,人均增收 5000元以上。

张正群的例子是千千万万农村人的一个缩影,她背后勾勒出的,是农村信贷的一种实现路径。但这就是最优解吗?

在中国金融体系最薄弱的农村,融资问题始终是制约“三农”发展的重要瓶颈,如何应对农村普惠金融业务面临的挑战?三农信贷的可持续商业模式存在吗?成为了国家乡村振兴战略的核心问题。

击破三农阻隔

“务农重本,国之大纲”。几乎每一年的中央一号文件都聚焦农村、农民、农业。可见,三农问题既是生产问题,也是社会问题;既是经济问题,也是政治问题,关系到每一个人的切身利益。对于三农问题的关注,动员了社会力量来实现惠农,金融便是乡村振兴中最强劲的一股力量。中央及相关金融监管机构历年来都将金融扶持三农作为重点工作,2018年更是定向释放上万亿资金支持普惠金融。2018年初发布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意见》中强调“普惠金融重点要放在乡村。”

事实上我们的确看到,在这些年的政策引导下,涉农信贷在不断增长。1月25日,央行公布《2018年金融机构贷款投向统计报告》显示,2018年末本外币涉农贷款余额32.68万亿元,同比增长5.6%。

然而数据依旧揭示了一个残酷的现实——涉农贷款增速减缓。其中涉农贷款余额,同比增速比上年末低4.1%,全年同比少增8543亿元。

中国社科院发布的《中国“三农”互联网金融发展报告(2017)》曾指出我国“三农”金融缺口超过3万亿元;目前,农村只有27%的农户能从正规渠道获得贷款,40%以上有金融需求的农户难以获得贷款。也就是说当前的三农信贷,仍然服务供给不足。

三农信贷是我国金融体系最为薄弱的环节之一,融资问题仍是制约乡村振兴的主要瓶颈。

造成这一局面的原因,源于农村环境的不确定性。一来,农村地区、行业、生产规模分散且差异化显著,生产经营风险复杂。其次,农村征信体系不完善、有效抵押担保不足,导致风险管理成本高。另外,传统农户文化知识不足、技术水平不高,农户生产经营风险和信用风险偏高。

去年,银监会发布了《中国银监会办公厅关于做好2018年三农和扶贫金融服务工作的通知》,进一步明确了2018年度服务目标,加大了考核力度。

不过,光有政策与监管层的态度远远不够,真金白银面前,需要明确合适、合理、合乎发展逻辑的普惠金融商业模式来保驾护航。

以往借贷业务中,传统金融机构通常独立完成从申请到放款的全部业务环节,但每种类型的金融机构难免在一些环节上存在短板。类似的信贷模式在三农信贷复杂需求前,便暴露出了种种弊端,高风险加之盈利空间小,信贷投放的积极性很难提高。

三农融资难的核心在于:流动性传导至三农人群的有效渠道长期没有建立起来。传统金融机构作为“主动脉”,如果没有“毛细血管”体系,仍没法有效输血到末端的三农人群。

2018年社科院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发布了《中国普惠金融创新报告》,提出了一种全新的、基于金融科技的“开放聚合式借贷服务平台模式”的概念。平安普惠作为模式的主要代表,将这些年金融变革中强调的开放、共享、合作的精神贯彻到借贷服务中,为普惠金融的深化发展带来积极启发。

一个聚合、开放的平台,真的能够击破三农信贷的阻碍吗?

普惠新路径

得益于科技进步与政府支持,这两年来,普惠金融逐渐下沉,不论是传统金融机构、互联网金融公司、小贷公司都在争相进入农村市场。如果把“金融扶贫”看做是农村振兴的快车,那么能够旨在让所有农村主体都能分享金融服务的三农信贷,就是最有效的燃料。

普惠金融的信贷开放平台模式,主要有两种——科技赋能模式与开放聚合模式。科技赋能模式以BATJ为代表,构建起了以金融科技为基础的互联网信贷业务,关键词是大家所熟知的“赋能”。科技平台通过输出技术能力、获客渠道、流量优势以及数据模型等来降低信贷过程中的风险成本、提高信贷效率,最终还是由金融机构完成信贷业务。

聚合式平台模式则以平安普惠为代表。平台在业务中发挥资源配置作用,“缺什么就找什么”,给不同的借贷需求配置相应的优势资源,以产业集群的方式共同提供服务。集众家所长,搭建起普惠信贷的“毛细血管”,星火燎原。

该模式之所以创新,首先基于平台对行业认知足够清晰。实际上,在普惠借贷中,由于涉及的农户、个体商户、小微企业数量繁多、借贷需求各异,再加上借贷业务的分散性,很难“以一抵百”。

市场的现状就是,虽然没有一个机构主体能够在获客、风控、资金等所有环节拥有绝对的优势,但每一家机构都在某一领域拥有相对优势。在营销、风险和资金的每一环节,试图分羹市场的参与方非常多。

在不同的场景中,不同参与方拥有不同的相对优势,对这些相对优势进行组合,就能够发挥最大的系统性,为客户提供更好的服务,这是“开放式聚合借贷服务平台模式”背后的逻辑。

如何享受传统金融机构的低资金成本的同时,更好地掌握风控数据,搭建场景流量,并且在贷前、贷中、贷后通过技术加持提高信贷效率,便是聚合模式在探索的可能性。

为了建立起这样的能力,汇聚更优质的资源,平安普惠选择“将环节开放,将能力聚合”,在获客、资金、风控、风险承担等业务环节引入不同的服务提供商,实现多对多、全流程的开放,是一个多维度、多方聚力的借贷生态系统。各方根据不同的经营资质与合作规范,发挥自身的差异化优势。

聚合模式下的互补匹配,以强强联手、环环相扣的创新路径,真正优化借贷效率、降低运营成本、风险成本和资金成本,在面对复杂、多元、抵押不足的农村信贷中,尤为受用。

当然,在聚合式平台模式中,由于各环节涉及场景方、增信方、资金方等各行业多种机构,各方利益述求不尽相同,聚合模式下实则考验着平台的整合运营能力。在既协同又独立的各方之间,如何形成全链条共振。

对于平安普惠来说,作为该模式的代表践行者,也是从2005年业务初期便开始摸索了自己的信贷生态搭建逻辑,共担、多元的合作方式,金融科技的技术手段加持,才逐渐迎来用户、产业、机构、社会的共赢。

资料显示,2005年以来平安普惠已累计为以小微、个体工商户为主的800万借款人提供借款服务,其中约70%未从银行获得消费类或经营类贷款。其业务遍布全国310个城市,三线及以下城市覆盖率达93%。

三农——“聚合模式”的普惠金融新战场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近期发布的《中国农村金融发展报告(2017-2018)》(下简称《报告》)将平安普惠低息三农贷款列为创新案例。

低息三农贷款作为平安普惠开放聚合式借贷服务模式的实践,将过去由单一机构独立完成的诸多信贷环节模块化,搭建金融科技为基础的开放式平台,通过与农村基层服务机构在内的多方协作,充分发挥各自在业务属性、服务网络、数据积累、风险管理、科技研发、金融资源等方面的差异化优势,融入各业务环节,以协同方式消除业务短板,为三农人群提供多元化、价格可承担、体验便捷的服务解决方案。

低息三农贷款围绕融资难、融资贵、融资慢问题探索可行解决路径。

针对客户信用风险大导致的融资难问题,平台采取了共同担保方式分担风险。针对三农贷款有效抵押物不足,需要外部增信的问题,引入专业增信机构风险共担,共同化解农民抵押物少、农业信贷风险大的难题。

针对资金成本高导致的融资贵问题,平安普惠通过与多方合作、有效协同,降低获客成本、运营成本,控制风险,实现了成本和风险的“双降”。试点阶段低息三农贷款产品的年化总成本不高于6%,有效降低了农业经营主体的融资成本。

除此以外,在金融科技方面,平安普惠也通过大量系统优化、流程精简,改善传统信贷模式融资慢与农业生产季节性、资金需求时效性强的矛盾。例如,通过计算机系统自动化审批,快速完成审批及放款;委托农村基层服务机构出面进行资料收集和签约,平安普惠与借款人无新增沟通环节。同时,通过网页即可完成申请,未来将支持借款人全线上操作。多管齐下,让农户在最短时间内拿到所需资金,不误农时。

按照“十三五”规划的目标,到2020年,我国现行标准下7000多万农村贫困人口要实现脱贫、贫困县全部摘帽。时间紧,任务重,扶贫开发工作已进入啃硬骨头、攻城拔寨的深水区和冲刺期,三农金融也已经进入下半场。信贷作为重要的金融杠杆能否成为蓄水池与加速器,实现农业现代化,加速农业供给侧改革,加速脱贫能效的关键,就在于是否有创新的商业模式,盘活农村资源、改善金融环境,使得金融机构愿意愿意放贷、主动放贷、持续放贷,农民放心、安心贷款。

经济学家罗伯特?希勒曾表示,金融应该成为“推动平等社会宏伟目标的最终实现”的最佳动力,而“在这个过程中最重要的是对金融体系进行扩大化、民主化和人性化的改造,直到未来某一天我们能够看到各类金融机构在普通民众的生活中更常见,它们产生的影响也更积极”。

开放式聚合信贷平台的模式下,由平安普惠这样的平台为一个个农村个体、小微企业提供信贷支撑,农村信贷正在逐渐普及。2017年起,平安普惠已经先后通过和宋庆龄基金会、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等合作,发放免息贷款帮助了部分农村创业群体。

以点及面、以普至惠,平安普惠还在不断扩大聚合的范围,与长期服务三农的农业基层服务机构合作,充分发挥它们长期服务农村基层的优势,更广泛、更深入地为三农人群服务。目前,和农村基层服务机构合作的低息三农贷款产品已经落地,2019年将在全国全面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