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资讯风向标

莫让滥用纠正企业名称成为滥用权力的写照

2019-03-05 16:56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28次 字号:

摘要: 国务院力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时代,企业名称是企业发展的唯一形象标识,对于企业来说至关重要,成立企业取一个好听大气的名字,是企业建立品牌形象的第一步,企业名称需要向企业登记机关提交企业名称预先核准,预先核准通过后才可以登记注册、领取营业执照,等领到营业执照之...

国务院力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时代,企业名称是企业发展的唯一形象标识,对于企业来说至关重要,成立企业取一个好听大气的名字,是企业建立品牌形象的第一步,企业名称需要向企业登记机关提交企业名称预先核准,预先核准通过后才可以登记注册、领取营业执照,等领到营业执照之后,企业就可以放心使用自己的名字经营了,你可以制作印刷品、为自己企业名字进行宣传、投放广告、杂志、网络,建立自己企业在行业中的知名度,你之所以为之投入的一切,都是基于对行政许可结果的信任,因为你已经合法取得了营业执照,应当受法律保护。但是呢,其实不然,只要企业登记机关想除了你的名,即便你没有违法也没有过错,也能强制纠正你的企业名称直接删除。

何谓强制纠正企业名称?就是虽然你已经合法领取营业执照,突然某一天某位领导觉得你名字叫的不合适了,会直接发一个通知给你,告诉你:你的名字不能继续使用了,让你改名,不会听你啰嗦,直接先在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里删除你的企业名称,你的企业名称就会被一串信用代码数字直接代替,即便你的企业已经成立1年、2年、3年,哪怕你守法经营按章纳税毫无过错……都不在话下,随时可以发个通知纠正你,是不是很强制?你知道为什么吗?这就是传说中的、凌驾于《行政许可法》、《行政处罚法》、《行政强制法》之间定位不清的企业名称强制纠正程序,虽然不是行政处罚,但是我敢说这对于一个正在成长的企业来说,突然被除名对企业的伤害是不可估量的,等于推倒重来,因为行政处罚一般就是交罚款,但是不会影响你的发展,如果企业名称被强制除名了,可以说你之前用这个名字做的一切形象、广告、宣传、活动、合同都等于一张废纸,不但要改名,而且你为之所投入的所有,都将付诸东流,这一招比釜底抽薪还难受吧,一纠让你回到解放前,企业品牌再重头开始吧!

你肯定会问,既然行政机关已经核准你使用的企业名称,怎么会如此不讲信用,出尔反尔、反复无常呢,那就说对了,这个大多是跟个人裁量有关,而且里面隐藏了大量的“权力寻租”空间,如果你很较真,不甘于同流合污,当你突然收到行政机关发给你的《不适宜名称纠正决定书》时,不要委曲求全,不要气馁、不要垂头丧气,先看事实和理由,如果你没有过错、也没有损害他人合法权益,先找个律师,组个团队,向法院递交行政诉讼状,一句话,干就完了!

维权路上的你不会孤独,近日就有个案例,北京市工商局内部下了一纸文书,对已经成立多年的数十家企业实施了强制除名,好听点叫企业名称纠正决定书,其实就是告诉你一声,不管你叫什么,先删除了再说,然后你再慢慢起别的名字,别跟我说你用这个名字都作了哪些宣传、哪些推广、签了哪些合同,统统都不是理由。

换成任何一个企业,试想下你的企业依法办理了营业执照、正在好好经营、没有违法也没有过错、也没有人投诉你、甚至都没有人向你提出异议,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工商局自称依职权自查自纠,觉得你的企业名字不太合适,需要除名,这时你怎么想,是不是很无语呢。

但事实正是这样,记者近日获悉,日前由北京市工商局内部发通知要求各分局对“名单”内企业进行强制除名性的纠正。并不涉及到其他企业的权益,也没有利害关系人,只是自查自纠而已。

相关企业为此将工商局告上法院,要求撤销工商局违法作出的《企业名称纠正决定书》和其强制除名的行为,经一审法院审理最终判决工商局作出的上述《企业名称纠正决定书》违法,属于违法行政,但法院未撤销其违法作出的决定书效力,也就是说,是确认执法机关违法了,但是具体行政内容不予撤销,一审判决令多数企业不满。

一审企业代理律师赵丽丽告诉记者,一审法院认定工商局行政行为违法,但不予撤销其行政行为,是对企业登记业务的知识匮乏,且适用法律法规错误,违反了优先适用原则,对于已经登记注册的企业不能任意改变其企业名称,企业名称是行政许可事项,《行政许可法》第八条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依法取得的行政许可受法律保护,行政机关不得擅自改变已经生效的行政许可。国务院关于《全面推进依法行政实施纲要》对依法行政的基本要求第五条:政府诚实守信,非因法定事由并经法定程序,行政机关不得撤销、变更已经生效的行政决定。因此,虽然工商局有权纠正企业名称,但必须具备法定事由并经法定程序,并依照《企业名称登记管理实施办法》四十条、四十一条:已经登记注册的企业名称,在使用中对公众造成欺骗或者误解的,或者损害他人合法权益的,应当认定为不适宜的企业名称予以纠正。该条款对构成不适宜的企业名称明确了两个前提条件,即“对公众造成欺骗”和“损害他人权益”,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五十三条规定:人民法院裁判行政案件,应当以证据证明的案件事实为依据。所以,如果没有证据证明企业名称在使用中构成了“对公众造成欺骗”和“损害他人权益”就不能实施纠正,而本案中,被告工商局没有提供任何证据,只有一张依据,就是依据《企业名称登记管理规定》第五条、第九条作出的决定,但是并没有证据来证明案件事实的发生,因此一审偏离了客观公正。

本案另外一位代理人是法制与廉政杂志社特约编辑、北京绿色环保产业协会企业权益保护中心首席法律顾问毛耀森,在他语言中可以感受到,任何违法行政、滥用职权、懒政、怠政、不作为等行为,都将死磕到底,用他的话来说,企业遭遇违法行政的伤害,誓死都不能向滥用职权的官僚低头,更不能纵容“权力寻租”的空间,作为北京绿色环保产业协会企业权益保护中心首席法律顾问毛耀森,他曾引导数百家投身于环保事业,他也帮助企业办理行政许可事项及商事服务,他也亲临行政一线感受着依法行政的落地程度,他帮助企业维权,也帮助企业排忧解难,并在为此组建了行政法学专家、律师团队、还自己投资自媒体《疑难商事调查》系列节目,他说没有任何目的,只是希望依法行政在法治中国的大环境下,走得更快一些。

回顾以往,这位毛会长也曾与违法新政有过不少较量,2017823日,因为帮助会员企业办理集体所有制(股份合作)企业设立登记,被北京市工商局通州分局告知暂停办理,细心的毛会长查看了北京市各部门行政许可事项公示和相关法律法规,发现没有禁止性文件和公开通知,随后向通州分局提出质疑,要求出示“暂停办理”的相关禁止性文件和发了律法规依据,工作人员说没有文件,只有一个市局登记处的内部通知,通知内容是:自2017810日起,暂停办理集体所有制(股份合作)企业,并未说明因为什么原因或者什么禁止性文件就突然停办了正在行政许可事项公示中的办理事项,通州分局告知毛会长这是市局登记处的指示,他们只是执行。

一向从不妥协的毛会长,直接奔向市工商局,直接找到主管登记的副局长方葆青,询问“暂停办理”集体所有制(股份合作)企业的法律依据和原因,被告知目前不鼓励再办这类企业,如果实在想办也可以视情况而定,就把毛会长介绍给了新任登记注册处的邓慧敏处长,要求邓慧敏处长对此进行一个解释,这是毛会长第一次见到主管全市登记注册工作的邓慧敏,或许是新官上任三把火一直在烧,第一次见面就被邓慧敏处长的强硬姿态给拒绝了,结果谈判不欢而散。

正常质询渠道走不通了,为了企业合法权益,毛会长岂能就此妥协,直接一纸书信发送给现任北京市纪委、监察委驻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纪检组刘国强,不久后,纪检组联系了毛会长,告知投诉案件已经受理,正在调查中,看似一个正常的维权投诉,却成了一个行政打击报复的开始,也正是因为毛会长实名举报市工商局登记处邓慧敏处长之后,便开始遭遇各种办事阻碍,只要是毛会长经手的事情,都会遇到“各种阻碍”,本来可以换个人去办,但是这种“给你点颜色看看”的行政手段,只会让毛会长越挫越勇,执意本人继续深入。

说到这,我们要听听得罪一个市工商局登记处处长之后,会有什么后果,果不其然,2017108日,当毛会长亲自来到开发区分局为会员企业办理国家局核准的企业登记设立事宜时,被告知不能设立,声称要对此进行实质审查,包括注册地址的勘察和预约总之各种刁难,别人三天可以办完的行政事项,对于毛会长一拖就是半个月,深知内情的开发区分局登记科科长谢东透漏,这是市局登记处邓慧敏的指示,只要是毛会长来办事,必须严审,能不过的就不要过。无奈之下,毛会长再次来到北京市工商局纪检组,要求处理,这一次纪检组把工商局机关纪委的工作人员一同在信访办开会,要求开发区分局依法办理行政许可事项,第二天接到了纪检组工作人员电话说可以办了,毛会长就直奔开发区分局,为企业领取了营业执照。

虽然事情办成了,但是还有更大的阻碍正在来临,20181月,毛会长想试试是否因为纪检组的作用解除了邓慧敏处长对他的“设障”便亲自来到北京市顺义区工商局,为已经取得名称预先核准的企业办理设立登记,看似很简单的公司设立流程,收了材料的工作人员被周科长叫住,告知毛会长稍等片刻,经过在屋内半小时的“商讨和请示”最后得到的答案是:因为拟设立的企业名称“可能会”导致公众误解,因此市局口头通知认定为不适宜名称,不予受理设立。

天呐,这名称可是企业上个月刚刚申请通过核准的企业名称,有名称预先核准通知书,有核准文号,是行政机关准予使用的企业名字,怎么换成毛会长来办就变成不行了?毛会长内心明白表面诧异的问周科长,在不断追问下,被告知此名称已被市处锁定,电脑里的内部系统上确实显示:该企业名称登记时,请与市处联系,原来这是被标注了,毛会长一想,可能与他有关的业务都可能或者已经被非法标注。

毛会长说,行政机关及工作人员无依据实施影响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合法权益或者增加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义务的行政行为的;属于《北京市行政问责办法》第九条:行政人员有下列违法履行行政职责情形之一,导致公共利益或者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受到损害,或者造成不良影响的,应当进行行政问责。

为了锁定滥用职权的证据,毛会长向周科长索要不予受理行政许可的驳回通知书,对方明知不符合规定便拒绝出具,随后毛会长到办公楼找到主管局长隗宏,要求依照《行政许可法》第三十二条、三十八条依法出具加盖本行政机关专用印章和注明日期的书面凭证,并说明理由。仍被拒绝出具,无奈之下,毛会长用视频的形式公开记录了顺义工商局不作为、不依法出具不予受理行政许可事项的事实。

依据《北京市行政问责办法》及相关规定,毛会长又一次向北京市工商局纪检组进行投诉举报该遭遇,与此同时,以视频资料记载的不予受理的事实,向北京市顺义区人民政府提交了行政复议申请书。

事情仅仅只是开始,每一次举报邓慧敏都会导致打击报复升级,毛会长发现,自己在北京市工商局网上办事系统的账号登陆后无法提交业务,系统显示:你以被列入系统限制人名单,这是什么情况?直接就被封杀了,也就是说,你被限制办理工商业务了,也没说是什么理由,反正就是限制你办理任何业务了。

眼看着连一个公民在网上申请办理业务的资格都被剥夺了,毛会长决定再次会一会这个邓慧敏处长,201831日,毛会长携企业维权中心法务人员田镇业两人来到位于北京市海淀区苏州街36号的北京市工商局办公大楼,在办公室见到了邓慧敏,当毛会长说自己账号在北京市工商网登系统被锁要求解决时,邓慧敏依然是态度蛮横的质问毛会长为什么要实名举报投诉她,并建议毛会长次日到楼上纪检组说实名举报投诉错了,要求撤回实名举报投诉,从提交给法院毛会长与邓慧敏谈话的录音中可以清晰地听到。并且邓慧敏还语言恐吓了毛会长,说毛会长身为一个行业协会领头人,帮助企业办了太多难办的事,核了太多难核的名字,先是阿谀奉承的赞赏了几句,接着就说这一切到他这里都会over(结束),邓慧敏用了一个英文单词来形容他接下来要做的事,就是终结毛会长之前为企业办过的所有行政许可事项,因为这是他的权力。这次会面依然不欢而散,但与以往不同的是,毛会长认为拒绝她撤回纪检组投诉,已经让她心中怒气倍增,估计这次邓慧敏要出大招了,他已经做好了接招的准备。

果不其然,201838日妇女节,毛会长经手代办过的十多个企业陆续收到了北京市工商局开发区分局发来的《企业名称纠正决定书》理由都是同样以“可能”为由,将已经登记注册的企业名称认定为“不适宜名称”予以除名,此情形与上次毛会长在顺义办理设立受阻的理由如出一辙,但不同的是,上次去顺义是拿着已经核准的名称准备申请营业执照,而这次开发区实施强制纠正的企业名称,都是已经登记成立并领取营业执照超过两年以上的企业,经向开发区分局登记科科长询问,得到的答案仍然相同,这是市局登记处的意见,开发区分局只是执行而已,可能是害怕第二次被投诉到纪检组,开发区科长谢东如实告诉毛会长,邓处长很不高兴,后果很严重,你懂的!

因为一个维护权益的实名举报,竟然招致这么大的行政打击报复,如此肆意妄为,对已经成立多年以上的无过错企业实施强制除名,这一切,都只是因为和毛会长有关,真的是有点太过分了,很明显,在北京市工商局的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管理,任何人都可以查询到与被纠正的这些企业名称相同、相似、相近的其他企业,都“安然无恙”唯独毛会长经手办理的相关企业均“无一幸免”,这是不是选择性执法呢?我想谁都可以看得很明白,因为没有利害关系人投诉,只是市局登记处发了内部通知,要求开发区工商局开展“自纠自查”并附上了一份名单,这摆明是利用权力,走个流程,其实目标早已锁定,或许就是要通过这个残酷的事实告诉毛会长,我邓慧敏不是好惹的。所以我明白了,要问是基于什么原因启动了对无过错企业进行强制除名,理由只有一个合理解释,就是曾经办理这些企业的毛会长,用自己的实名投诉了现任的北京市工商局登记处长邓慧敏。

听到这我有点伤心了,这是首都北京啊,一个掌管着万众创业大众创新行政权力的登记处处长,竟然格局如此狭隘,报复心肠如此淋漓尽致明目张胆,这可是光天化日下赤裸裸的打击报复啊,我的国!

邓慧敏竟然选择了三八妇女节这一天,向诸多企业开了这一枪,或许她此刻的心情就是过节吧,沉浸在公报私仇上的心灵喜悦中。

痛苦到极点总会有些希望,我问毛会长累不累,我都有点心累了,毛会长依然坚定不移的告诉我,在正义面前、在法制面前,任何困难都要扛过去,遇水架桥、遇山开道,绝不妥协,永不言败;实在过不去,绕个大圈子我还是要走过去,毛会长始终如此坚信的活着。

正义总会迟到,但不会不到,经过了三个月漫长的行政复议,2018622日,北京市顺义区人民政府做出的行政复议决定:顺政复字(201873号,撤销北京市工商局顺义分局对国检严选(北京)百货有限公司的不予受理行为,责令贵局在法定期限内就国检严选(北京)百货有限公司重新做出具体行政行为。这意味着顺义工商局输了!

行政复议结果是好的,顺义区人民政府认定顺义区工商局因违法不予受理的行政行为应当撤销。要求重新作出具体行政行为。虽然赢了行政复议看似是件好事情,但是远远不像你想的那么简单。因为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而这一次市工商局登记处长邓慧敏的新指示是:既然政府要求对此重新作出行政行为,那就要求毛会长继续提交名称申请(因为复议期间原有核准的名称受时间限制过期了),等提交申请时继续驳回其申请,也算重新作出的行政行为,就此,当毛会长被通知提交申请材料后,直接换来的是又一张《不予受理通知书》。

游戏没有结束,而是新的一轮和周而复始的一轮,从新开始了!

所以有时我很感慨,在中国官民纠纷中,一直是“大信访小复议格局,因为当人民群众相信政府的同时,行政机关总有办法给你带来新的失望和伤害,或许是因为“衙门面子不可丢”的陈旧思想,让有些行政机关明知自己是错的,也硬着头皮不低头,与老百姓死磕到底,赢得的是局长的面子,损害的却是老百姓的切身利益,在中国能有毛会长这样一身正义、誓死不屈的维权义士,我真想告诉他:你是推动依法治国里程中不可缺少的民族英雄,如果人民群众不轻易向违法行政妥协,坚持正义,那倒逼依法行政的精神将会跨出一大步。

事情还没说完,我问毛会长,是不是继续复议或者维权下去,他坚韧的告诉我,如果真的会一直遭遇如此的滥用职权,那么此生再无其他事,他将一路死磕到退休。毛会长说,行政机关没有错,错的是利用行政权力滥用职权的人,既损害了行政公信力,也丢弃了人民对他们的信赖感,如果到头他输了,输掉的不仅是他剩下的毕生精力,还有一个敢打敢拼敢讲实话的中国人对自己国家法治环境的失望。

能感觉到毛会长一身正气,而他的语言中充满了坚定不移和决胜千里的决心,用自己剩下的毕生精力,与滥用职权死磕到底,这样的中国人能有多少,虽然我看不到更远的希望,但是我从毛会长身上能感觉到无限的力量和未来。回想我在欧洲读书的时候,欧洲人对行政机关的任何不当行为,都可以演变成一场游行;迫于压力的行政机关和言出必行的问责机制让所有工作人员几乎不敢犯错,这一切都基于国民自身对违法行政、滥用职权的“零容忍”态度。因为没有纵容,就没有被纵容的空间,这是一个因果关系,用北京话来说,就是不要惯着毛病,知道是毛病,就别惯着,只有死磕,才能磕出结果。

每一次打击报复都会不断升级,仅仅是因投诉得罪一个北京市工商局登记处处长,都能让一个身为北京市社会组织负责人如此遭遇折磨,何况毛会长还是如此坚韧不拔、锲而不舍、越挫越勇的继续着,如果换成一个普通人,真不知道能挺多久。跟毛会长聊了这么久,让我内心深刻感同身受的是,从他身上,我看到了一种社会担当、一种社会责任、一种勇于向违法行政说不的民族精神,一种说干就干雷厉风行的维权气质。毛会长告诉我,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有很多企业家朋友和媒体朋友们都在支持,所以他不能放弃维权,放弃等同于放手,失去的是一个社会对违法行政的视而不见,依法维权是法治中国里程碑上应有的社会力量,为了这份正义感,他会坚持到底。

2019年春节回京,他和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赵丽丽行政诉讼律师团队制定了诉讼维权方案,并向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递交了行政上诉状,这一次,他选择继续相信司法,当一个正义之士对法治环境信赖感跌落到临界点的时候,或许就是一次对司法体系的考验。作为旁观者和创业者,我们衷心的支持毛会长,作为推动中国依法行政建设不可缺少的社会力量,希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能感受到公平正义,相信二审可以送给全国创业者一个满意的感叹号。

文章来源:http://www.hzhqsp.com/news/16777.html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为转载文章,相关信息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亦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