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资讯风向标

山西孝义:货车司机时隔12年重提痛苦经历,打人企业被指涉恶

2019-07-29 15:46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186次 字号:

摘要: “10多年了,每想起这件事都害怕啊,这一切仿佛就在昨天,从不能淡忘,心里的痛那天才能结束啊?”这是郭天强见到记者时说的第一句话。 郭天强向记者展示自己身上的伤痕 郭天强,山西祁县东观镇人,大货车司机。2019年7月25日,记者在山西太原...

“10多年了,每想起这件事都害怕啊,这一切仿佛就在昨天,从不能淡忘,心里的痛那天才能结束啊?”这是郭天强见到记者时说的第一句话。

山西孝义:货车司机时隔12年重提痛苦经历,打人企业被指涉恶0

郭天强向记者展示自己身上的伤痕

郭天强,山西祁县东观镇人,大货车司机。2019年7月25日,记者在山西太原见到这位实名反映人。

“2007年3月26日,我从祁县开车去孝义市盛大煤焦有限公司装煤,当时一起去的有6、7辆车。27日凌晨,车装好煤过磅后,煤场不让走,让我们的车重新过磅。等到重新过磅后,所有车的司机和跟车的十来个人均被煤场的一群黑衣人员带到地下室,并没收我们的通讯设备。随后,我们两三个人被关进一间房,5、6个黑衣服的人以压磅(少过磅)为由,拿着拖布把、铁管轮番殴打我们,一直将我的胳膊打断为止。在地下室囚禁十几个小时后,我被他们带到当地的一个小门诊,因我不同意在当地治疗,随被车主带回晋中市第二人民医院办理住院。

山西孝义:货车司机时隔12年重提痛苦经历,打人企业被指涉恶1

孝义市盛大煤焦有限公司外景

待我伤好出院后,车主程广义(音)拿走我的病历和住、出院手续去找煤场协商,最后以58000元补偿强制性私了。直到今年(2019年)6月中旬,几名自称孝义鹏飞公司(据郭天强称盛大煤焦为其子公司)的工作人员找我,问我要当时住院资料”。郭天强向记者讲述了事件的经过。

山西孝义:货车司机时隔12年重提痛苦经历,打人企业被指涉恶2

郭天强入院病历及诊断建议书

据郭天强提供的晋中市第二人民医院入院病历及诊断建议书显示,当时诊断为左肱骨干骨折、腰背部软组织挫伤。

郭天强所回忆的经过也得到了车主程广义的肯定,程广义在电话中向记者讲述了后续处理的结果:后来我们就把车开回来,当时是煤场出的医药费、也给了被打伤司机一点补偿,但是车上的损失没给赔偿。

山西孝义:货车司机时隔12年重提痛苦经历,打人企业被指涉恶3

崔桂龙向记者展示自己身上的伤痕

无独有偶,当时和郭天强关在一起的大货车装卸工崔桂龙也遭遇这样一场噩梦。

据崔桂龙回忆,2007年3月26日,自己经车主温永兴安排,随车去孝义市盛大煤焦有限公司拉煤,当晚24时左右,车装满煤过磅,取到过磅单开出煤场50米左右时,出现10多名穿着保安服装的人将煤车扣下,随后没收崔桂龙和司机两人手机,并以两人“偷煤”为由带回盛大煤焦有限公司,拘禁在地下室,期间有6、7个人持铁棍对崔桂龙进行长达40分钟的殴打,逼迫其承认跳磅2次。最终,崔桂龙因无法忍受无休止的殴打而被迫承认跳磅行为。

在被关押一整天后,直到3月28日上午,车主温永兴的朋友和崔桂龙妻子才把崔桂龙接回山西省晋中市第二人民医院住院治疗,医院当时诊断为全身多处骨折,住院治疗三个多月后才出院,出院后一年多的时间内,崔桂龙多次找车主讨要说法,最后得到51800元的赔偿。

原本平静的生活在2019年6月28日被搅乱,当天自称孝义鹏飞公司(崔桂龙称盛大煤焦为其下属公司)的两个人来到了崔桂龙家,来人表示听说他们生活困难,希望能给他们一些钱救济他们,但被崔桂龙及其妻子拒绝。

“一想起这个事,我就哭。桂龙出事的时候,我们正是上有老、下有小,温饱都解决不了的时候,一块钱买五个馍,够我们娘三个吃两顿,当时他们去哪里了?连医院都没去过,现在跑来献殷勤,我们不接受。”崔桂龙妻子含着眼泪向记者说到。

“桂龙被打后落下了后遗症,影响劳动能力,我们这几年过得真苦啊”。崔桂龙妻子接着说。

在和记者交谈的一个多小时内,崔桂龙两口子说的最多的一个字就是“冤”。

山西孝义:货车司机时隔12年重提痛苦经历,打人企业被指涉恶4

据崔桂龙提供的一份时间为2019年7月10日《北京公大圣龙科技中心专家意见书》显示,崔桂龙的左尺骨粉碎性骨折、左腓骨粉碎性骨折、右内外踝双骨折三处,均到达当时四肢长骨骨折的轻伤鉴定标准。崔桂龙的左尺骨骨折经切开复位内固定治疗、右内外踝双骨折经切开复位内固定治疗,两处都构成当时的十级伤残。

记者在与崔桂龙的车主温永兴电话交流中,温永兴肯定了崔桂龙当时确实给自己干活,但多次询问记者代表哪一方在和自己谈话。记者表示只想知道事情的经过,温永兴随后表示自己现在不方便接受采访,便挂断电话。

就崔桂龙和郭天强被打的事件,记者也向当地公安部门求证,事发地派出所负责人向记者表示,他是2011年左右才到这个派出所工作的,所以对原来的事不清楚。

记者多次联系上门看望崔桂龙和郭天强的那几名自称孝义鹏飞公司工作人员,但电话均未接通。

崔桂龙在实名举报信中提到:自扫黑除恶专项治理行动以来,效果显著,在更大范围、更全面、更深入地扫除黑恶势力。不但打击犯罪,也打击违法行为,在重点行业、重点领域的涉黑涉恶问题上得到根本遏制,人民群众安全感和满意度明显提升。与此同时,也深刻触动了漏网之鱼,我的被害事件就属于历史遗留问题,导致的真相被蓄意隐瞒。有幸因此次扫黑除恶行动,时隔十余年的旧事有机会得到公平公正的对待。为不让更多像我一样无辜的劳动工人再遭受如此迫害、为了我的家庭不再被打扰,也为了社会环境的进一步净化,特此实名举报,希望通过媒体发挥舆论监督作用,得到有关部门的重视,还予我公道!

文章来源:中国商报 http://www.zgswcn.com/article/201907/2019072912335010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