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资讯风向标

联播财经看点(20210424)

2021-04-25 11:45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19次 字号:

摘要:   自我国第一颗人造地球“东方红一号”成功发射至今,我国在轨运行的数量已经超过300颗。   今天,国内首个国产大飞机生产试飞中心——中国商飞江西生产试飞中心在江西南昌竣工,每年可交付约30架次飞机。   今天,在中国航天日大会上,中国第一辆火星车正式命名为“...

  自我国第一颗人造地球“东方红一号”成功发射至今,我国在轨运行的数量已经超过300颗。

  今天,国内首个国产大飞机生产试飞中心——中国商飞江西生产试飞中心在江西南昌竣工,每年可交付约30架次飞机。

  今天,在中国航天日大会上,中国第一辆火星车正式命名为“祝融”。“祝融”寓意点燃我国星际探测的火种,指引人类对浩瀚星空、宇宙未知的接续探索和自我超越。

  1970年4月24日,我国第一颗人造地球“东方红一号”成功发射,如今,我国在轨运行的数量已经超过300颗。

  今天,国内首个国产大飞机生产试飞中心——中国商飞江西生产试飞中心在江西南昌竣工,标志着我国已形成从科研设计、生产试飞到交付运营一整套相对完善的大飞机产业链条,每年可交付约30架次飞机。

  第十三届中国航展将于今年9月28日到10月3日在珠海举行,目前已有来自俄罗斯、法国等国家的300多家企业确定参展。中国空军“八一”飞行表演队等国内外飞行表演队将在航展上精彩亮相,预计线多场。

  去年7月,中国、美国、阿联酋分别向火星发射了太空探测器,这也是人类太空探索历史上的重要一步。纵观历史,人类对于火星和太空的探索从未停止,越来越多的国家都在奔向火星,一场火星探索热潮正在掀起。

  4月19日,美国航空航天局首个火星无人机“机智”号,在火星耶泽罗撞击坑完成首飞,这也是人类首次在地球以外的大气层内完成动力飞行。

  不仅是美国,近年来世界各国都在不断推进探索火星的项目。2020年7月,中国的“天问一号”、美国的“毅力”号和阿联酋的“希望”号先后升空。今年2月,“毅力”号火星车成功在火星着陆,“天问一号”则计划在5月到6月登陆火星。此外,欧洲航天局也计划在2022年发射火星探测器,而日本计划在2024年向火星发射一颗探测器,并前往火星的进行采样返回。

  人类的“探火”热潮并不是最近才开始兴起,早在20世纪60年代,前苏联和美国就经历了多轮博弈。1962年11月,前苏联发射了火星1号探测器,但首次任务以失败告终。1964年11月5日,美国发射了水手3号探测器,但由于太阳能电池板不能展开宣告失败。二十多天后,美国再次发射了水手4号探测器,成功到达火星轨道,并为人类发回第一张火星表面照片。1971年,前苏联的火星2号和火星3号探测器一起发射升空,但由于火星沙尘暴,先后与地球失去了联系。此后,美国的“机遇”号、“好奇”号和“洞察”号等火星探测器陆续奔向太空,为地球传回关于火星的温度、气候、自转周期等数据。

  多国探索火星的热潮为人类带来了想象的空间,一些私人企业也陆续开始加入到这股浪潮当中。

  近日,科技狂人马斯克在自己的推特上贴上了“火星之王”的标签,引发关注。事实上,马斯克已经不是第一次流露出对探索火星的兴趣。此前,他曾遭遇过连续3次火箭发射失败的经历,Space X一度面临破产,最后孤注一掷,2018年火箭回收项目成功,获得美国航空航天局15亿美元订单,死里逃生。

  在Space X等国际商业航天巨头的影响下,国内一些民营企业也看到了机会。2015年和2016年,蓝箭航天和零壹空间先后成立。今年2月,零壹空间自主研发的亚轨道火箭成功升空。

  清华大学航天航空学院教授李俊峰:火箭发射技术是具备一定门槛的,而且投入大、风险高、投资回报周期长,民营企业和国家队相比,技术、 人才、资金都相对处于劣势。

  除了发射航天器的“生意”外,太空的矿物资源也是趋使人类探索宇宙的原因之一。“好奇号”火星车探测资料发现,火星上存在矿脉。在2020火星计划中,美国航空航天局计划再发一颗火箭,带回由“毅力号”火星车保存的火星土壤、岩石样本。

  不过高昂的成本也劝退了不少企业。2012年,美国行星资源公司率先打出“扩张地球自然资源基地”的口号,开始着手“太空淘金”计划,但2018年,该公司就因为资金断裂而被收购。有着类似命运的还有美国深空工业等公司。

  然而,人类对宇宙的好奇并没有因此停止。近日,美国建筑设计工作室阿比布发布了一份设计规划方案,计划在火星打造一座可容纳25万人的星际都会,并将该城市命名为“女娲”。概念视频一出,再次引发了人们对于“移民火星”的遐想。

  这一计划很快引来了“科技狂人”马斯克的响应。就在当天,马斯克发推特称:“不到2030年,SpaceX的舰队群就会到达火星!”

  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研究员苟利军:对于行星挖矿以及火星移民,更多的是商业宣传的噱头,其实在一两百年之内,我觉得是非常难以实现的。

  今天上午,北京半程马拉松鸣枪起跑。时隔一年,作为北京市今年举办的首个万人规模的赛事,北京半马的重启也拉开了首都大型体育比赛复苏的序幕。不仅仅是北京,进入四月份以来,全国各地的马拉松赛事活动集中爆发,几乎每一个周末都有马拉松活动的举办。城市马拉松,已经成为了一张展示当地魅力的靓丽名片。

  据了解,2014年以来,全国马拉松赛事迎来爆发式增长,马拉松热度不断提升,参赛人数不断扩张,推动了“马拉松经济”的发展。根据《2019中国马拉松蓝皮书》统计数据,中国田协认证赛事中,2019年马拉松项目完赛46。56万人次,较2018年增长24。69%;半程马拉松项目完赛90。91万人次,较2018年增长22。35%,赛事报名人数匹配参赛规模同步增长,热门赛事报名火爆。

  北京市体育竞赛管理中心主任 邵晓军:像马拉松的一名参赛选手,无论是从训练、购买装备,包括一些延伸的产品,可能投入也是很大的,这个本身就是对经济的一种拉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