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资讯风向标

力高健康生活IPO二稿闯关难20多岁女二代忙接班

2021-12-27 14:13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71次 字号:

摘要: 距港交所明年1月1日起提高主板盈利规定落地不足2周,对不少中小物企而言,错过这最后窗口期,上市计划或进入漫长搁置期。 楼市资本论注意到,在管建筑面积1390万平米、2018-2020年均营收不足2亿元,且盈利水平难达港股上市新规标准的力高健康生活,就...

距港交所明年1月1日起提高主板盈利规定落地不足2周,对不少中小物企而言,错过这最后窗口期,上市计划或进入漫长搁置期。

楼市资本论注意到,在管建筑面积1390万平米、2018-2020年均营收不足2亿元,且盈利水平难达港股上市新规标准的力高健康生活,就是其中之一。

因此,12月10日,首轮招股书失效的力高健康生活火速递交了第二版招股书,继续向港交所发起冲击。

然而,不管是物业上市整体遇冷的外部环境,还是力高健康生活的“画饼”健康业务、盈利能力难达港交所标准、规模增速放缓等自身因素来看,力高健康生活想赶上港股IPO的末班车都并非易事。

更为人瞩目的是,年仅25岁的黄燕琪和29岁的黃燕雯,作为黄氏家族第二代,已经在力高健康生活担任重要职位,走在了接班的路上。

力高健康生活是力高集团旗下物业管理公司,招股书显示,其服务网络涵盖长江三角洲、 大湾区、环渤海地区及华中地区等区域。

截至2021年6月30日,力高健康生活在管总建筑面积不过1390万平方米;与规模过4亿的雅生活、碧桂园服务等头部物企相比,服务体量相差数十倍的力高健康生活,是典型的“蚊型”物管公司。

截至2021年6月30日,力高健康生活在管项目总计达88个,在管总建筑面积1390万平方米,订约管理位于中国11个省、市及自治区的25座城市的127个项目,合约总建筑面积为2200万平方米。

规模没有优势的力高,为了在小物企厮杀上市的红海中得到资本青睐,打出了当前大热的“健康牌”。招股书显示,力高健康生活致力于成为客户的“双管家”,即生活管家及健康管家。

大健康产业十万亿的星辰大海自不用多说,从日前十部委鼓励有条件的物企布局养老医疗也可见一斑。从已上市的50家在港物企来看,重点布局养老医疗健康的也不过奥园集团一家。因而对于资本市场而言,与医疗康养板块结合的物业复合探索,充满想象空间。

但从力高健康生活的社区增值服务收益来看,其健康业务还未找到明确盈利路径。

目前,力高“健康管家”的业务主要来自以怡邻健康为品牌的康养部分。信息显示,怡邻健康中心主要提综合诊疗及健康管理服务、养老服务,包括社区医疗、长者全托护理、营养膳食提供等服务。

截至目前,力高健康生活共设有两个怡邻健康中心,分别位于南昌和烟台、于2017年及2018年开始运营,力高健康生活还表示,公司将在2023年前开设逾21间康养中心。

同时,力高健康生活于2020年12月末通过力高集团收购了伟业国际及其附属公司提供社区医疗服务。

但从目前的社区增值服务的收入明细来看,怡邻健康中心显然没有为公司带来收益。截止今年前6月,伟业国际带来的社区医疗服务也不过854。6万元。

力高健康生活也在招股书中坦言,目前怡邻健康中心业务相对较新,并仍在不断发展,无法保证将能按计划增加社区医疗服务收益。

在楼市资本论看来,力康健康生活的康养赛道,更像是先向市场讲述概念和规划,在业务实际落地上与规划相距较远。

刨除健康来看,其业务模式并没有新意,收入主要来自物业管理服务、非业主增值服务和社区增值服务“老三样”,投资者对其未来增长前景存疑,因而不难理解其首份招股书以失效告终。

尽管力高健康生活在招股书中,极力描绘以健康为主打牌的社区增值服务想象空间,但从其当下收入来看,占大头的还是物业管理服务。

数据显示,2018—2021上半年,力高健康生活分别实现收入为1。24亿元、1。8亿元、2。2亿元和1。74亿元。

其中,公司每年超一半的收益都来源于物业管理服务,光是今年上半年,该业务就为力高健康生活贡献了9471。4万元的收益,占比达到54。5%。

众所周知,物业管理服务属于劳动密集型行业,毛利水平较增值服务偏低,且提升空间不大;而对于该业务的依赖,也使得力高健康生活出现了盈利能力下滑的迹象。

截至6月末,力高健康生活不仅归母净利润较去年同期大跌32。83%,达1402。4万元(全年预计难超3000万元),整体毛利率亦同比下降近2个百分点至34。5%。

拆分来看,今年上半年,力高健康生活物业管理服务毛利率为25。3%,较2020年同期的29。3%下降4个百分点。同时,公司非业主增值服务的毛利率也同比下降2。7个百分点至44。6%。

不仅盈利数据下滑,使得力高健康生活的上市测试大受考验,尚未满足的港交所上市新规,更使得公司上市窗口期仅剩不足10天。

根据港交所上市新规,2022年1月1日起,主板上市申请人最新一个财务年度的归母净利润需不低于3500万港币(约合人民币2900万元),前两个财务年度不低于4500万港币(约合3700万元)。

力高健康生活与之对应的财务数据并未达标,其2018年、2019年的盈利水平低于新规标准。2018年至2020年期间,该公司的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058。6万元、2790。3万元、3961。2万元。

有业内人士表示,港交所新规出台,意味着背后政策引导更加关注盈利,而非高估值概念炒作。对于力高健康生活而言,如果二次未能通过聆讯,在不提高经营能力或外拓规模的基础上,短期内可能无法再登上市平台。

楼市资本论看来,尽管力高健康生活画的“健康”大饼香气四溢,但没有实绩显然很难得到资本市场的肯定。

除了受业务结构的影响,力高健康生活盈利能力下滑,也与其规模突“刹车”有着分不开的关系。

进入2021年上半年,力高健康生活在管建筑面积增速骤降。招股书显示,截至2021年6月30日,力高健康生活在管建筑面积为1390百万平方米,半年时间里仅增加40万平方米,不到2020年新增部分的十分之一。

这一增速及规模都远低于行业水平。嘉和家业物业服务研究院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46家上市物企的平均在管面积为1。15亿平方米,较2020年末增长10%;平均增量为2350。5万平方米,超2020年全年平均增量的80%。

在行业规模竞争加速的当下,力高健康生活却脚踩“刹车”,究其原因,无外乎是母公司的不给力。

招股书显示,2018年至2020年,力高健康生活总收入的96。2%、91。3%、95。5%分别来自由力高集团及其关联企业开发的物业。进入2021年,这一占比下滑至80。1%。

这一点在收入占比过半的物业管理服务上变现更为突出。力高健康生活物业管理服务收益当中分别有96。7%、93。4%、91。3%、93。4%源自力高集团及其合营企业和联营公司所开发物业。2021年上半年,力高集团对力高健康生活该部分的贡献占比直接减少至70。3%。

原因很简单,在房地产调控持续的当下,开发商开发节奏放缓,高度依赖母公司的中小型物企自然不太好过。

在市场外拓方面,力高健康生活也不占优势。作为江西省排名第二的知名物业,公司综合物业费单价为1。7元,较中指院公布的百强物企平均值1。9元还低,而第三方开发的物业收费更是低至1。2元,较公司整体低了29。4%。过低的物业费不仅影响营收增长,同时也影响到公司利润率。

在楼市资本论看来,物业公司依赖母公司开发商,在行业本不是新鲜事,纵是如力高健康生活般如此占比,也并不只此一家。但在如今的大环境下,若母公司“锅”变小了,还能煮出够物业吃的“饭”吗?

与此同时,楼市资本论注意到,虽然力高健康生活由黄若青全权执掌,担任董事会主席,黄氏家族二代在力高健康生活担任执董,登上舞台。

黄若青的女儿,年仅25岁的黄燕琪,目前担任深圳力高康安健康管理(从事提供康养服务)的总裁助理。母公司力高集团执行董事兼主席黄若虹的女儿,29岁的黃燕雯目前则担任力高健康生活的总裁助理。

楼市资本论希望,力高健康生活能在二代注入新鲜血液后,摆脱母公司依赖症,真正以健康为帆进入具有核心竞争力与增长力的资本蓝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