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资讯风向标

百度抢跑元宇宙,却默认“输给”字节?

2022-01-09 08:53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24次 字号:

摘要: 百度将今年的开发者大会放到了自家发布的元宇宙产品“希壤”中。但关于希壤,不少体验者的第一感受是,失望。 尽管顶着新奇的“元宇宙”名号,但目前希壤给人的印象,就是一款网游。而且,制作和图像渲染粗糙,互动交流体验不佳,穿模现象严重,给人的感...

百度将今年的开发者大会放到了自家发布的元宇宙产品“希壤”中。但关于希壤,不少体验者的第一感受是,失望。

尽管顶着新奇的“元宇宙”名号,但目前希壤给人的印象,就是一款网游。而且,制作和图像渲染粗糙,互动交流体验不佳,穿模现象严重,给人的感觉就是,希壤是一款仓促上架的半成品,甚至达不到10年前网游的水平。

百度做不好网游,早在意料之中。提到国内互联网巨头,大家都会脱口而出BAT,但是其实心里都明白,百度在互联网业务上早已落后同行太多。相信百度还能翻身的人,更多是寄希望于百度在AI、自动驾驶等前沿技术领域的布局。

只可惜,百度自动驾驶至今还处在只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的状态。而简陋的希壤,又把百度另一个宣传多年却现状惨淡的前沿技术布局——VR硬件,暴露在世人面前。

VR被认为是通往元宇宙的入场券,百度也从五六年前便开始了在VR领域的布局,但希壤这个号称“首个国产元宇宙产品”发布,无论是从宣发中还是实际体验上,并未展现出百度在VR领域长期布局所应具有的优势,VR版本甚至要通过字节跳动旗下的商店下载。再结合百度过往在社交、游戏等方面的经历,希壤能否搭建起一个具备吸引力的元宇宙生态,让人心生疑虑。

李彦宏抢跑元宇宙,虽然出了一把风头,却亲手把百度孱弱的研发实力暴露在世人面前。

满是槽点的-6。0版本

有体验过“希壤”的用户表示,“为啥要公测一个明显应该处在内测阶段的产品?”这位用户介绍,她在一开始创建角色阶段便遇到了阻碍。

从官网可知,目前希壤有手机版、VR一体机版和Windows版三个版本供用户现在。这位用户选择使用Windows版进行体验,但当使用拍照生成角色形象的功能时她发现,摄像头的取景范围并不正常,她后退至离电脑三四米的地方,才能正常将面孔置于屏幕所显示的相框内。

该用户猜测,这是因为直接将手机端移植到pc端而没有做好优化的结果。随后的体验似乎印证了这一猜测,用电脑体验希壤,虽然使用的是鼠标和键盘,但操作起来完全是手机游戏的操作逻辑,“就像在电脑上用模拟器玩手游”。

体验过程中也是槽点不断,时而会被卡在空地,时而能够穿过建筑,最后被卡在了一辆威马汽车之中,“连这点都做不好,还已经找好广告主了?”这名用户说道。

图/希壤用户提供

国内某款知名手游同时登录了PS4/PS5和PC平台,在不同的平台上该游戏都是原生的,针对不同平台,厂商几乎把游戏都重新做了一遍。如此对比,百度的希壤便显得诚意不足。

一位行业人士表示,从体验来看,现阶段的希壤只不过是个雏形,“就像是为了抢这个‘首个国产元宇宙产品’的名头匆匆赶工出来似的”,想用如此水平的一个产品来大谈特谈元宇宙,远远不够资格。

不过百度方面对用户的评判声也不是没有准备,甚至早早便给出了理由。当初宣布于年底的AI开发者大会上发布元宇宙产品时,百度方面就明确,推出的是希壤-6。0版本,当时百度副总裁马杰解释道,“像希壤这样的平台,我们认为至少要用七年才能达到‘0。0’版本。”

希壤给所有期待元宇宙的玩家们画了一个饼,但把七年后的一个产品就这般草草地推到了用户面前,这个饼画得也太潦草了点。

VS字节跳动,百度甘拜下风?

有意思的是,虽然百度早在五六年前便在VR领域开始了布局,但希壤的官网显示,希壤的VR一体机版本需要在Pico VR应用商店下载。

希壤官网截图

Pico成立于2015年,中文名为北京小鸟看看科技有限公司,是国内VR软硬件创业公司,于今年8月被字节跳动收购。

希壤的发布可谓声势浩大,但在自身也涉足VR领域的情况下,如此重磅的产品上线VR平台时却需假字节之手,百度做此选择其实也是无奈之举。

自元宇宙概念走红之后,众多企业纷纷涉足其中,互联网巨头们积极开始元宇宙相关的布局,一些上市公司甚至仅仅通过一些概念性产品就让其股价翻几倍。而想要搭上元宇宙这班快车,都需要一张车票,涉足VR被看作是最合适的那一张。

如百度、字节这样拥有相关硬件厂商的玩家们以自己的硬件为基础,并通过配套希壤这类元宇宙平台,逐步搭建起自己的生态。就像苹果的iPhone一样,以优秀的硬件产品作为支撑,引入多方软件产品,逐步完善整个元宇宙布局。

百度已经在VR领域投入了不少的精力,不仅有VR实验室,还衍生出了VR内容平台、VR交互平台等,此外,百度VR一体机也已经开始售卖。但从百度VR发布的VR教育、VR营销、VR云展会、VR实训、VR产业园等一系列解决方案来看,百度将VR的发力重点落在了B端业务上面。

同时,百度入股的爱奇艺同样也是国内元宇宙的重要玩家之一,百度也对其寄予厚望。百度曾经表示,将通过媒体视频服务爱奇艺,打造世界上最大的中文VR服务。

但不论是百度VR一体机,还是爱奇艺所推出的奇遇系列,面对Pico时都显得不那么有竞争力。

爱奇艺奇遇3在发布时号称从技术上全面对标全球VR一体机标杆——Facebook的Quest 2。从参数来看,奇遇3的确已经和Quest 2很接近,但推出时的售价却高出Quest 2与Pico neo3整整一千元。

根据IDC数据,2020年Pico位居中国VR硬件市场份额第一。2021年的前两个季度,Pico持续保持中国VR市场份额第一,在国内的一体机市场,Q2份额目前已超50%。

在国内用户更加关注的VR游戏资源方面,奇遇3号称有价值超过1700元的免费精品VR游戏,且游戏数量超过30款。但玩家反馈这些游戏大部分质量一般,尤其是其自制游戏。

其主推的一款音游《乐动未来·音计划》,在该游戏中,玩家需要随着音乐节奏挥舞光剑去劈砍不断飞来的音符。但在《乐动未来·音计划》之前,登陆了Quest 2的同类型游戏《节奏光剑》(Beat Saber)早就已经获得广大玩家较高的评价。

百度染指游戏多年,但至今尚未产出能够受到市场认可的佳作,这一窘境似乎也延续到了VR领域。

《乐动未来·音计划》

《Beat Saber》

按照马杰的说法,希壤的目标是为合作伙伴和开发者创造一个平台,一个可以让想象力落地生根的平台。虽然此番率先推出了元宇宙产品,貌似拔得头筹,但无论是硬件还是生态,百度都难言优势,并不能带给用户多少想象力。以希壤目前糟糕的体验和孱弱的产品力,很难向用户传达出百度想要做好元宇宙的决心。

说到底,用户更希望看到越来越多的技术突破,并将这种技术突破转化为实际体验,而不是比赛谁喊“我要做元宇宙”喊的快,喊的声音大。这“首个国产元宇宙产品”,还有很长的路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