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资讯风向标

网曝:河北大学附属医院过度医疗致八旬患者伤残身亡

2019-04-26 15:45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41次 字号:

摘要: 近日,保定曹女士在网络公开博文《我实名举报河北大学附属医院无良医生张冰为了利益毒害患者》,引发围观。博文称,她父亲因为轻微脑梗,住院41天花费24万余元,却落个残疾的躯体,出院不久身亡。她要求医院偿还过度医疗的医疗费,赔偿死者家属精神抚慰金并公开道...

近日,保定曹女士在网络公开博文《我实名举报河北大学附属医院无良医生张冰为了利益毒害患者》,引发围观。博文称,她父亲因为轻微脑梗,住院41天花费24万余元,却落个残疾的躯体,出院不久身亡。她要求医院偿还过度医疗的医疗费,赔偿死者家属精神抚慰金并公开道歉。她希望无德医生的故意伤害行为受到法律严惩,不再贻害一方。

据了解,腔隙性脑梗是脑梗的一种,也是症状最轻的一种。对于没有症状的腔隙性脑梗,不需特殊治疗,只要常规的控制好血压、血糖和血脂,定期体检,保持健康的生活方式即可。腔隙性脑梗死就是微小血管的闭塞,一般无症状可以暂时不处理。

保定曹女士的博文称,河北大学附属医院和医生却为了追逐利益,强行对患者过度医疗,直接导致患者伤残后死亡。

2017年9月10日早上,家住保定市南市区85岁高龄的曹大爷(1933年10月出生)醒来后心慌乏力,起不了床。二女儿拨打了120后,被送到河北大学附属医院急诊科检查,确诊为腔隙性脑梗死,自发性脑出血破入脑室,需要手术治疗。清醒的曹大爷拒不配合坚决不做手术,家属也提出保守治疗的要求。医生田少辉却说,病人岁数大了不好吸收,做个引流手术很快,过几天就可以出院了。

当天下午,急诊科的值班大夫让家属把曹大爷推到二楼重症监护室,做了引流手术,手术非常成功。曹大爷脑子清醒,呼吸正常,就是鼻子上多了根插管。家属就问为什么插这个管子?急诊科主治医师张冰回答是,脑出血的病人都要插,这是胃管,吃饭用的。

曹大爷家人说,既然是脑出血,病人需要去脑科才对呀?张冰说,病人不让出病房,须卧床不能动,一动就二次出血,必须留在重症监护室。

看着曹大爷一天天好转,家属就对主治医师张冰说可不可以转普通病房?回答说转到其他病房危险,等CT检查后看看,需不需做气管切开术。

然而,曹大爷CT检查结果是,各项指标正常:咽部无充血,双侧扁导体不大,无红肿;气管居中,甲状腺不大、未闻及颈部血管杂音;肺部叩诊呈清音;脊柱四肢无畸形,关节无红肿。

急诊科主治医师张冰仍然强调说,病人存在有支气管和肺部炎症早期症状,可能有痰,必需做气管切开术,否则有生命危险。

2017年9月29日,急诊科主治医师张冰在病人及家属反对的情况下,威迫家人含泪签字,由医生田从哲主刀,做了气管切开术。

好端端的曹大爷鼻孔里插胃管,嘴里插呼吸机,尿道插尿管,全身不能动弹。85岁的曹大爷,说不了话,吃不了饭,躺在重症监护室41天,四肢肌肉萎缩,瘦得像干柴,连翻身的劲儿也没有了。

这时,张冰突然对家属说曹大爷不行了,出院吧。家属说来的时候没事怎么会不行了?张冰说是病情发展,进了重症监护室,没几个能活着出去。曹大爷家人被吓得于2017年10月20日办理了出院手续。

“老爷子无高血压,无心脏病,无糖尿病史,从未住过医院。看着一个四肢健全的人,因为这次住院却成了残疾不能动,我们非常生气。气管切开和我父亲的病,一点关系都没有,为一口没有影子的痰,就给老爷子做手术,太残忍。上了呼吸机后,造成老爷子肺部感染,后来检查还说心脏也出问题了,天天检查把老爷子的血管都抽的没有血了,再不出院肯定会被活活折磨死。”曹大爷的老四女儿曹女士说。

出院后,曹大爷肺部感染越来越严重,还会不时发烧和咳嗽,导致无法正常进食,造成营养不良,身体每况愈下,于2018年8月离世于轮椅,死不瞑目。

“后来,我们调出护理记录,才知道老爷子血氧饱和度一百,根本无需上呼吸机。医院强加气切手术和术后上了呼吸机,才造成肺部严重感染,老爷子的死跟这有直接关系。”曹女士对河北大学附属医院的所作所为深感气愤,表示要维权到底。(黄洁  徐鹏)

新闻链接】河北大学附属医院的三起恶性医疗纠纷事件

2018年1月16日,保定市博野县11岁女童赵某某因急性胃炎入住河北大学附属医院,各项检查除了电解质,其他没有任何问题,女童赵某某在该院治疗18天后死亡。死者家属围堵医院维权,被保定警方刑拘3人,行政拘留7人。然而,死者的死因及高额医疗费用赔偿问题,医院至今没有一个公正的说法。(新京报)

2015年12月15日,农民赵红祥(患有类风湿性关节炎,被当地残联评为一级肢体残疾)前往河北大学附属医院,做双侧全髋关节置换术并支付手术费7万元。一周后,河北大学附属医院却只对赵红祥做了右侧手术,术后发现人工髋关节脱位,手术失败。随后,赵红祥按院方聘请“北京积水潭医院矫形骨科主任医师姜旭“手术要求,又续交了一万元的专家费,进行了第二次手术。术后发现,先后二次手术均为河北大学附属医院骨科主任焦建宝所为,根本没有专家参与,至始至终是个骗局。医院给赵红祥换了一个大的关节臼,而关节头还是原先的那个,只是改装了一下又给按上,根本没使用配套的关节臼。术后拍片显示,关节臼内的塑模没有完全入位,向外伸出了些,行动还不如手术前灵活。赵红祥要求远方赔偿损失或者进行第三次手术。骨科医护人员授意保安将赵红祥折叠床和被褥转移,抢走双拐,扔到楼梯平台石板或地下车库二层楼梯下石板上,连续九天每天上班九小时象看押犯人似的,不许赵红祥行动不许进楼梯门口,动则拳脚相加。无奈的赵红祥含泪离院,踏上了漫漫上访路至今。(中国网)

2010年10月8日,41岁高龄产妇在河北大学附属医院生下一早产男孩,5小时后孩子死亡。在与医院一年多官司的期间,医院于2011年9月12日擅自将死婴火花。之后,产妇家人到医院要求领取孩子的尸体,被告知要收11万多元的“天价停尸费”。媒体曝光后,河北大学附属医院不得不承认医院在监管制度落实上欠缺,赔偿产妇精神抚慰金并公开赔礼道歉。(法制日报)

文章来源:新闻快讯 http://www.xwkx.net/Arch/3/154779.html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为转载文章,相关信息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亦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