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资讯风向标

身患尿毒症 重庆女孩“卖笑脸”自救

2018-08-06 11:31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30次 字号:

摘要: 来源:北京青年报 闪着泪花的笑脸感染很多人 也收获了来自陌生人的温暖 朱娅在街头举牌卖笑脸,她换肾需要至少50万元 近日,一则尿毒症女孩卖笑脸自救的视频在网上流传。主人公是26岁的重庆女孩朱娅,虽然患有尿毒症,但她闪着泪花的笑脸...

来源:北京青年报

闪着泪花的笑脸感染很多人 也收获了来自陌生人的温暖


朱娅在街头举牌卖笑脸,她换肾需要至少50万元

近日,一则尿毒症女孩卖笑脸自救的视频在网上流传。主人公是26岁的重庆女孩朱娅,虽然患有尿毒症,但她闪着泪花的笑脸感染了很多人,也收获了来自陌生人的温暖。

今年5月,刚被诊断为尿毒症时,朱娅一度绝望到想放弃,但看到一位病友在透析时突发状况去世后,她开始想自救,想像正常人一样生活。“当我想要结束自己的时候,想起爱我的妈妈和老公,我觉得我不能这样,我要为他们活下去。”

“卖笑女孩”感动网友

近日,一则“这里有微笑,你买吗?尿毒症女孩卖笑脸自救:为妈妈才没有放弃”的视频在网上流传。视频中,一名年轻女孩坐在轮椅上,穿着白色上衣和浅蓝色百褶长裙,在头顶举着一个直径约60厘米的黄色笑脸气球。而地上摆着一些手绘的黄笑脸,大约巴掌大,旁边一张写有“卖笑自救”的硬纸牌很显眼,并附有女孩的支付宝和微信账号。

纸牌上清晰写着“笑容贴贴,1元1个,现场卖笑,1元1分钟”,还有女孩的自我介绍:“大家好,我叫朱娅,26岁,是一名尿毒症女孩,目前透析,只有做肾移植才能做一个不被病痛折磨的正常人,我渴望重生,渴望天天微笑,渴望报答单亲妈妈的养育之恩……”

纸牌上附有女孩的病历、献血证复印件及其住院期间的照片。同时,纸牌前散落着十几个带有管子的白色塑料袋,都是女孩平时透析时装透析液用过的,在一旁还有一个纸盒,里面放着1元、5元、10元等纸币。

朱娅一直保持着微笑,她想通过自己画的笑脸筹钱,换肾做手术。“如果是为我自己的话,我早就想放弃了,但看到妈妈这么辛苦把我养大,我觉得我要对得起她,哪怕我身心受到摧残,我也要坚持笑下去。”

看过视频,多位网友为朱娅加油打气,还有网友通过转账给朱娅捐钱。同样26岁的重庆男孩周楠星(化名)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他曾在重庆大学城轻轨站旁看到过这位“卖笑女孩”,但当时只是路过,没太在意,“开始对这个女孩有些怀疑,后来看到视频觉得是真的,而且很励志”。周楠星给女孩转了100元,并祝她早日康复。

曾一度想过放弃

今年5月,朱娅突然暴瘦,皮肤暗黄、整个人很虚弱,到医院检查时甚至四次晕倒,随后被诊断为慢性肾功能衰竭(尿毒症期,CKD5期)、肾性高血压、肾性贫血等疾病。“当时医生说必须马上透析,让我临时就做了透析,感觉万箭穿心,非常绝望。”

朱娅说,住院期间,妈妈和老公在医院陪护,自己输液、睡觉的时候,他们得时时看着,“老公睡地板,妈妈睡椅子,都没睡过一个好觉”。看着妈妈短时间内激增的白发,朱娅觉得自己连累了家人,考虑到这种连累也许是一辈子的,她一度想过结束自己的生命。但想起爱自己的老公和妈妈,看着他们为自己奔波、操心,朱娅觉得自己还不能放弃,“我不是为了自己坚强,是为了妈妈坚强,再痛苦也要装作很开心,要保持微笑”。

真正让朱娅走出绝望的是一位透析时的病友。今年7月初,朱娅在医院刚做完手术,同病房一位得尿毒症的老爷爷在做透析时突发状况,“护士就在我旁边抢救,按压胸部、输氧气,救过来还有一口气,护士问他老伴儿要不要送ICU继续抢救,老奶奶一边哭一边走出去,最后老爷爷还是走了”。

朱娅说,从那时起,她觉得不能放弃,她开始想自救、想换肾,想重新过上正常生活。“如果不换肾,要一直透析,最长只能活十几年,多数人都是透析不了那么久。透析时可能出现晕厥、断气等突发状况,身体抵抗力下降也可能发生其他病变。”

按医生的方法,朱娅学会了自己做透析,她花了1000元租了两间房,和老公、妈妈挤在一间房里住,而另一间小房间则作为透析的“无菌室”。现在,朱娅一天透析4次,每次大约1小时,每隔4小时一次。“透析需要无菌环境,怕感染,透析的时候我才进小房间,并在本子上记下每天的身体变化,包括体重、血压、脉搏、透析灌入量、引流量、超滤量、尿量、饮水量等,有状况就去医院。”

轻轨站旁摆摊自救

决定自救后,朱娅也经常安慰身边的病友。住院时,朱娅的对床是一位小她1岁的女孩,也得了尿毒症。“小妹妹天天哭,她爸妈年纪也大了,看着她哭眼睛也红了。我就跟她说,你要笑,你爸妈虽然不会笑,但至少不会哭,心里也能好受一点”。

在姐姐朱丽娟眼里,朱娅原本就是活泼的开心果,很喜欢小动物,但现在过着每天透析的生活,连小动物都不能接触。“她很喜欢收养流浪狗、流浪猫,都往家里带,养了很多,但生病后,医生说她一辈子都不能再养了。”当朱丽娟得知朱娅想“卖笑脸自救”时,她不仅支持,而且亲自陪着她去。

朱娅还在住院时就有这个想法,“因为我没什么特长,就会画画,以前也在培训机构教过孩子画画”。得到姐姐的支持后,她就从网上买来纸、笔和气球,画了一些笑脸,在背后贴上双面胶,也画了一些笑脸气球。从7月23日开始,朱娅选择凉快的早上和傍晚时段在重庆大学城的轻轨站附近摆摊“卖笑自救”。

看到朱娅的摊位,有些路人会跟她聊,了解之后再买她的笑脸贴。“被问到触动内心的话,会忍不住哭,比如问我知道得尿毒症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放弃,想起那段时间的绝望,还是很难过。被问到妈妈,想起自己不能为她养老送终的现实问题,也会忍不住哭。”朱娅的脸上一直努力保持微笑,也收获了不少来自路人的温暖,“有的人一给就是10元、20元,有的放下钱就走,也没拿笑脸贴,我也来不及说声‘谢谢’”。

朱娅摆摊卖笑每天能筹到七八十元,好的话上百元。尽管换肾需要50多万元,朱娅觉得,哪怕是1元,也离换肾手术近了一点。“家里目前只有老公在外打工赚钱,我生病以来,他的工作也受到了影响,这笔钱对我们来说就是天文数字,这几天老公回家借钱,但亲戚朋友也不富裕”。

乐观坚强感染了病友

有路人怀疑朱娅是骗子,有的看一眼就走开,这些她都理解。在卖笑脸筹钱的同时,她也在网上发起了筹款,即便有身份证明和诊断证明,但仍有人不放心。“有网友提出想跟我视频,看一下我是不是真的(病人),看我在做什么,也有的要我发病历,这些我都可以接受,包括我的住址也可以发给他们。”

但也有一些素不相识的人让朱娅很感动,“一位住在大学城附近的妈妈带着孩子买菜途中看到我在卖笑脸聊了几句,买了笑脸,之后还上门看望我”。

“妈妈知道我在筹钱,但不知道是摆摊卖笑脸,怕她知道了多想。”朱娅的“卖笑自救”是背着妈妈和老公进行的,她想告诉全天下病友,选择结束自己的时候,想想爱自己的人,为他们也要活着,“也想提醒健康的人,你们拥有的多么让人羡慕啊,认真过每一天,不要抱怨生活”。

朱娅经常在病友群里安慰其他病友,她的乐观坚强也感染了一些病友,“他们难过的时候愿意跟我聊”。还有病友知道朱娅的情况后来家里看望,甚至有的还给她捐钱。“一个女孩自己在成都住院,用微信给我转了50元,我给退回去了,她家里条件也不好,我肯定不能要她的钱。”还有一位得癌症的叔叔,看到乐观的朱娅后,自己心态也有所改变,“他也给我捐了钱,说他家里条件好一些,让我别担心他”。

原本活泼开朗的朱娅,因尿毒症一度绝望,甚至想走极端,她说:“现在我受得住任何打击”。这些转变,朱丽娟也看在眼里,“有时看她一个人坐在那里,眼睛无神,但如果发现我们在看她,就会笑一下”。

文/本报记者  杨凡  实习生  戴幼卿

Comments are closed.

会员登录关闭

记住我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关闭

小提示: 您的密码会通过填写的"电子邮箱"发送给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