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资讯风向标

大路镇小不连沟社长被连续举报 涉嫌造假、骗取国家巨额搬迁款

2018-08-19 10:49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1,245次 字号:

摘要: 小不连沟社是内蒙古准格尔旗大路镇一个只有100多人的纯朴小村庄。2014年以来,小不连沟社社长邢某占长期被村民举报滥用职权,涉嫌造假、侵吞、骗取、贪污村民巨额搬迁补偿款,涉案金额达2500多万元。 100多人的小村庄,真的会有几千万的涉案...

小不连沟社是内蒙古准格尔旗大路镇一个只有100多人的纯朴小村庄。2014年以来,小不连沟社社长邢某占长期被村民举报滥用职权,涉嫌造假、侵吞、骗取、贪污村民巨额搬迁补偿款,涉案金额达2500多万元。

100多人的小村庄,真的会有几千万的涉案资金被“骗取、侵吞”?

按理说,内蒙古自治区近年来连续整治基层腐败问题,力度是超前的,效果也是明显的。

2014年以来,内蒙古自治区纪委监察厅猛打“老虎”、勤拍“苍蝇”,长期开展解决侵害群众合法权益突出问题的“拍苍蝇”专项行动,着力查处发生在群众身边的“四风”和腐败问题。

2018年,内蒙古自治区各级纪委监委坚持问题导向,突出工作重点,继续深入开展“雁过拔毛”式腐败问题专项整治工作。

今年以来,内蒙古纪委监委积极推进基层“三务”公开,并督促苏木乡镇、嘎查村两级进行公开,对发现不公开、假公开、公开不到位,以及村务监督委员会假设立、不履职等问题开展专项监督检查。

民有所呼,我有所应。近年来,内蒙古自治区各级纪检监察机关瞄准发生在群众身边的腐败问题,重拳出击,精准发力,坚决整治和查处群众反映强烈的突出问题,以零容忍态度推动反腐败斗争,始终保持查办案件高压态势,严打“不收手、不收敛”的基层违纪违法行为,切实维护了群众利益,推动了农村基层党风政风、社风民风的持续向好。

难道小村庄确实有大鱼“漏网”?

让我们根据举报信息和线索,一起进入准格尔旗大路镇二旦桥村小不连沟社。

 

举报涉骗内幕:小不连沟社巨额搬迁款涉嫌被骗取

2010年、2013年,准格尔旗矿区发展协调服务中心、准格尔旗大路镇人民政府、内蒙古蒙泰不连沟煤业有限责任公司,根据《准格尔旗煤炭采区居民搬迁补偿及补贴办法》和《小不连沟社整社搬迁实施方案》,先后两次征收二旦桥村小不连沟社村民房屋及其附属设施、土地及地上附着物,实施征地拆迁移民。

村民认为,《小不连沟社整社搬迁实施方案》是经过准格尔旗矿区发展协调服务中心、准格尔旗大路镇人民政府、内蒙古蒙泰不连沟煤业有限责任公司、大路镇二旦桥村委会、小不连沟社村民代表协商确定的,必须严格按《搬迁实施方案》执行,不能以形真实假、弄虚作假的方式来侵害集体财产和村民的实际利益。

实际上,在《方案》实施的过程中,村民认为社长邢某占没有严格按《小不连沟社整社搬迁实施方案》的要求执行,而是把利益直接输送给了他的至亲和宗族势力。

举报材料称,小不连沟社在征地搬迁过程中,社长邢某占利用职务便利,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直接或间接帮助村内“恶势力、宗族势力”以弄虚作假、违规操作等形式骗取补偿款、侵吞集体财产。小不连沟社的村民对《小不连沟征地拆迁补偿方案》中争议最大、矛盾最集中、涉及金额最大的是第3条、第5条、第7条、第8条中涉及“集体收益补偿款”的几项,这是举报材料中涉嫌“作假、骗取”巨额补偿资金的重点之一。

据悉,从2014年–2017年,小不连沟社共计进行了三次大的集体财产和征地拆迁补偿分配,分配资金总额为1438万元(1280万+158万元)。2014年会议记录曾讨论的分配方案,全部按有地有户进行分配补偿。

第一次是2014年小不连沟村按有地有户标准对158万元集体财产补偿款进行分配,除去村民集资坝和修沙石路款约84万多元,公款吃喝9万多元,社长邢某占等近亲家族划至一部分个人名下的10多万元外,余下的款项按有地有户123人每人4451元进行分配。

第二次是2015年进行了一次土地收益补偿分配,分配金额为600万元。按2015年会议讨论记录,土地收益补偿款按有户无地和有地无户人均10000元分,余款按有地有户人口平均分配。

第三次是2017年进行的土地收益补偿分配,分配金额为680万元,分配标准与2015年会议记录分配方案一样。

另外,还有征地的人头钱,标准是按有地有户分配,户主按每人41万多分配(含8万元水窑钱)。非户主按33万多元补偿。

除此之外,村民个人附属设施的补偿等是没有公开的财务事项,到底煤矿补了多少款?村民实际分了多少款?财务完全没有公开,村民称社长邢某占完全可以随意按排分配,此处有巨大经济漏洞之嫌。

村民称,小不连沟社社长邢某占利用手中的权势,在集体收益和土地收益补偿过程中,违规违法谋取私利,对户口和土地进行大肆造假。

作假一:村民诉称,根据2013年小不连沟社搬迁前统计的全体社员花名单,有地有户人员94人,有户无地50人,有地无户10人。全村总人数为154人。

根据国家政策,小不连沟社二轮土地承包于1998年12月31日完成,当时有户有地人口数为109人。此后社里再没有进行过任何土地承包。所以实际情况是只有在1998年12月31日前在小不连沟出生且落户的村民才可以分到土地,此后不论是迁移户、婚嫁户还是新出生户均不可能分到土地。这一点可以查看村民的《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也可以查看历年来小不连沟社村民的农业税或粮食补贴来进行佐证。

但是在2014年搬迁补偿时,依据《小不连沟征地拆迁补偿方案》公布人数,村里意外增加了很多人,变为有户有地123人,有户无地60人,有地无户15人,全村总人数变为198人。

按98年分地后有地有户人数为109人统计,若除去外嫁、农转非、故去的有地无户15人外,实际有户有地人数应为94人。因为不管以后村里落户人数如何增加,都不可能增加土地。而现在按《补偿方案》有户有地123人分配,无形中增加出有地有户人数29人。

户口和土地人数突然增加了,有地有户人员增加了29人,单独人头款一项就涉嫌骗取补偿金额1000多万元。其余有户无地和有地无户共75人中,此两项中也有一些人员涉嫌骗取补偿款明显,因有许多人员补偿没有公示,有关涉骗详情未知,若按法规要求公示,详情便可一目了然。

作假二:举报诉称,邢某占(准格尔旗大路镇二旦桥村村委委员兼小不连沟社社长)利用职务之便及宗族势力,骗取矿区搬迁安置补偿款,通过违规操作虚假户头,将妻子、儿女、亲友等20多人(数量不完全统计)的户口,以迁入、补录、补报、非农户谎报农户、有户无地虚报有户有地等形式,从拆迁占地范围之外迁移到拆迁占地范围内,从而骗取国家征地拆迁安置人头补偿款。

例如:

邢某占(小不连沟社社长),涉嫌按有地有户骗取补偿款。邢某占于2006年迁入二旦桥村小不连沟社,没有赶上98年二轮土地承包,属有户无地型。

郝某凡(社长邢某占之妻),涉嫌按有地有户骗取补偿款。郝某凡于2006年迁入二旦桥村小不连沟社,没有赶上98年二轮土地承包,属有户无地型,其现在耕种的土地为公公邢某红和公婆曲某女之地,公公和婆婆都已按照有地有户的标准领取了补偿。

邢某梅(邢社长之女)涉嫌按有地有户骗取补偿款。邢某梅于2007年通过户口补报,落户在二旦桥村小不连沟社,没有赶上98年二轮土地承包,属有户无地型。

邢某国(邢社长之子)涉嫌按有地有户骗取补偿款。邢某国于2008年初户口录在二旦桥村小不连沟社,没有赶上98年二轮土地承包,属有户无地型。

武某泉(社长邢某占之表哥)一家四口人,涉嫌按有地有户骗取补偿款。武某泉一家本来为外地户口,因其在小不连沟社没有直系亲属,不符合落户小不连沟社的条件,后与村民商议,不进行土地分配,才于1992年落户在二旦桥村小不连沟社,故落户后一直处于有户无地的状态,98年第二轮土地承包时也没有承包到土地,属有户无地型。

等等。

       利用户口“骗取”补偿款的邢家宗族人数还有许多

另外,村民举报称,在《小不连沟征地拆迁补偿方案》第八条中讲,小不连沟社二轮土地承包是于1998年12月31日完成的,那么当时应分地而未分地的8人,可享受补偿。此款中,8人是何许人也,他们是否够补偿条件,社里并没有给村民进行公示,这里面的问题不少,也可全力追查。

 举报腐败乱象:小不连沟社宗族恶势力猖獗 惹民愤

村民举报称,社长邢某占利用自已的权势和宗族势力,为所欲为,横行社里,无所不作,令村民们敢怒不敢言,民愤极大!

让村民借高利贷明目张胆索贿行贿。根据《小不连沟社整社搬迁实施方案》第十二条规定,冷库的补偿标准,一律按每立方米500元补偿。但在实际对小不连沟社20户村民征收冷库时,邢某占却谎称冷库补偿标准为每立方米300元。他说需要和镇领导侯某东贿赂有关领导,才能提高冷库的补偿标准到500元。后来邢某占向有冷库的村民索要高利贷本金及利息每平米223元,称用于送礼。为此,村民代表进行了高利贷款和签字,事后村民们才得知20万元的高利贷款竟然是从邢某占的小舅子郝某宽处借贷的。而且冷库补偿款本来就是应按每立方米500元的标准给村民进行补偿。

沦为“村霸”擅自改变房屋补偿政策根据《小不连沟社整社搬迁实施方案》第十一条第六款规定,旧住房补偿标准每方米750元,新建房具备入住条件每平方米(补)400元,不具备入住条件的每平米(补)350元。按非农户的房屋征收政策,应该按每平方米750元补偿。因在征收前,社长邢某占向侯某某等先后索要3万元和2万元的“好处费”,遭侯某某多次拒绝后,侯某某的房屋补偿款便由每平方米750元变成了每平方米400元。

邢家宗族势力重复“骗取”拆迁补偿款2010年大路镇小不连沟社进行第一次征地拆迁时,邢某占的本家侄子邢某清等15户村民已获得补偿并分得回迁楼。但在2013年的整体搬迁过程中,邢某占却仍允许这15户村民又参加了二次重复补偿,涉及金额1500万元左右。

公款入个人户涉嫌侵占私分集体财产约158万元2013年邢某占将小不连沟社道路补偿款、电缆照明补偿款等费用共计1585697元人民币违反财务规定,汇入村民代表王某生的个人帐户,后按其列出的各种虚假名头进行支出。严重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内蒙古自治区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办法》、《农村基层干部廉洁履行职责若干规定(试行)》、自治区纪委印发《关于对基层“三务”公开工作开展全面监督检查的通知》等法律和文件要求。

一是社长邢某占从村民征地补偿款中扣除94963元,公开宣称用于“宴请领导吃喝送礼”。

二是社长邢某占将小不连沟社集体道路的一部分道路补偿款划到自己和本家族几户村民名下,私下分桩,涉嫌骗取集体财产征收补偿款10多万元。

三是社长邢某占私自扣留、私下处理小不连沟社农转非人员应得到的荒地承包征收补偿款若干。

换肾不换初心 期待公平公正的核实调查愤

小不连沟社村民举报称,小不连沟社社长邢某占涉嫌诈骗和侵占集体财产,给我们村民带来了很大的伤害。

虽然村民举报者代表之一贾某治因问题得不到解决,长期的奔波和压力使他患上了尿毒症,做了肾脏移植手术,高额的医疗费也让其生活愈加拮据;虽然人力、财力、精力不断地投入,使村民们的举报之路越走越难。

但贾某治称,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意见》指出,要严厉整治惠农补贴、集体资产管理、土地征收等领域侵害农民利益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中共中央纪委关于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强化监督执纪问责的意见》,自治区纪委《关于对基层“三务”公开工作开展全面监督检查的通知》等法律和文件要求,使我们村民们从国家和自治区的政策上看到了希望。

特别是利用职务之便侵占挪用资金的准格尔旗良安窑村原党支部书记王某虎,这位不为民做主,不为老百姓服务的村干部,作为反面的典型代表,我们在为其痛惜的同时,也给自已增加了战胜村内腐败、霸权和黑恶势力的信念和百胜的信心。

他们说,相信国家的法律、相信国家的政策、也相信自治区的反腐力度,村民们表示即使顶着各方的压力,也要将这条维权之路继续走下去。

近年来,随着国家对民生问题的重视,很多政策措施往农村倾斜,极大的促进了农村经济的发展,但是,随着农村经济的发展,村干部利用职务之便,侵占集体财产,职务犯罪也时有发生,严重影响了农村经济的发展,并给社会稳定带来极大的隐患。这与实现乡村振兴战略背道而驰。

中央纪委七次全会强调,要加大对“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整治,决不允许其横行乡里、欺压百姓,侵蚀基层政权。最高人民检察院也印发了《关于充分发挥检察职能依法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积极维护农村和谐稳定的意见》,强调各级检察机关要坚决依法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刑事犯罪,突出打击为“村霸”和宗族恶势力充当“保护伞”的职务犯罪。

近日,自治区党委书记、人大常委会主任李纪恒在督导信访问题化解工作时强调,信访工作是送上门的群众工作,要把群众来信当家书,把来访群众当家人,把群众事情当家事,用心用情用力做好信访工作。切实把问题解决在萌芽状态、化解在基层。

日前,自治区纪委监委印发关于落实《中共中央纪委关于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强化监督执纪问责的意见》的实施方案,决定把扫黑除恶同反腐败斗争和基层“拍蝇”结合起来,强化监督执纪问责,坚决冲破“关系网”、打掉“保护伞”,要在“雁过拔毛”式腐败集中整治、“拍苍蝇”行动、扶贫领域腐败和作风问题专项治理、基层“三务”公开专项行动中,注意发现和查处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涉黑涉恶问题线索,优先查办、挂号督办、一查到底。推动全面从严治党向基层延伸,为打赢自治区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提供坚强的纪律保障。

公生明,廉生威。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侵害了基层群众的切身利益,这是村民们的申诉,也是他们对社会的信任,把“三务公开”做实做细做深,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让多元化的监督更到位,全力维护群众根本利益才有公信,希望小不连沟社的“骗款”事件尽快得到公平、公正的核实、调查和处理。(李强 高鸣鸣)


新闻来源:http://fzgc.fzyshcn.com/news/1610616.html

免责声明:本文为转载文章,转载目的仅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Comments are closed.

会员登录关闭

记住我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关闭

小提示: 您的密码会通过填写的"电子邮箱"发送给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