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资讯风向标

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没人知道?国内早有学者研究过

2021-10-08 02:22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26次 字号:

摘要:   就在作家、媒体人和出版界集体“懵圈”的时候,澎湃新闻记者发现,国内学界并非对其一无所知。2012年,北京外国语大学英语学院副教授张峰在《外国文学动态》上发表了《游走在中心和边缘之间——阿卜杜勒拉扎克·格尔纳的流散写作概观》(注:音译不同,格尔纳即古尔纳)一...

  就在作家、媒体人和出版界集体“懵圈”的时候,澎湃新闻记者发现,国内学界并非对其一无所知。2012年,北京外国语大学英语学院副教授张峰在《外国文学动态》上发表了《游走在中心和边缘之间——阿卜杜勒拉扎克·格尔纳的流散写作概观》(注:音译不同,格尔纳即古尔纳)一文。2017年6月,安徽师范大学的姜雪珊、孙妮在《合肥工业大学学报》(第31卷第3期)发表了论文《国内外阿卜杜勒拉扎克·格尔纳研究述评与展望》。

  公开资料显示,张峰的研究方向为当代英国小说、后殖民小说等。在《游走在中心和边缘之间——阿卜杜勒拉扎克·格尔纳的流散写作概观》一文中,张峰对格尔纳的生平和创作进行了简明扼要的介绍,并一一评介了格尔纳的八部小说。

  张峰认为,格尔纳的小说主要讲述了非洲移民的故事,深入解析了他们面对当代社会普遍存在的殖民和种族主义余孽时的痛苦与迷惘,用异化的人物性格映射了当代英国社会的脆弱一面。移民作家对英国的矛盾态度经常以创作形式上的偏离表现出来。

  在张峰看来,在格尔纳的小说中,时空中穿梭往来的碎片般的故事取代了传统的线性叙事,而这种断裂恰如其分地表现了那些处于错位、流散状态中的人物的生活状态。在全球化背景下,流散的意思不仅是犹太人的亡国、离土和飘零或因人口贩卖带来的强迫移民,更重要的是指代一种跨国流动现象,它包括多方向的文化迁徙和混杂,以及占有不同文化空间的能力。

  安徽师范大学官网资料显示,《国内外阿卜杜勒拉扎克·格尔纳研究述评与展望》的第二作者孙妮是安徽师范大学英语语言文学专业教授、硕士生导师,主要研究领域包括英美文学、比较文学,开设有英国文学史及选读、二十世纪英国文学、后殖民文学研究等课程,是2012年度国家社科基金项目“战后英国移民文学研究”(项目批号:12BWW050)的项目负责人。该文第一作者姜雪珊系其学生。

  在《国内外阿卜杜勒拉扎克·格尔纳研究述评与展望》一文中,作者首先分析了格尔纳在国外的研究现状。文章表示,国外对格尔纳的研究始于20世纪90年代,迄今(2017年)为止,相关著作共有5部、期刊文章50多篇、书评60余篇、博士学位论文1篇及访谈多篇。作者发现,关于格尔纳的书评随其作品出版而发表,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现象越明显,尤其是在《抛弃》和《海边》出版的时候,“可见格尔纳的作品越来越受到读者的欢迎以及学者的关注。”

  文章认为,国外对格尔纳及其作品的研究著作主要从移民视角、后殖民视角、离散视角、世界主义视角等进行评述。学术论文的研究视角与著作多有重合,但也有创新之处,大致可以概括为同性恋研究视角、难民研究视角和对比研究视角等三个方面。

  作者认为,与国外的研究相比,国内研究尚处于起步阶段。这种滞后性体现在几个方面:一是译名各不相同。二是译本缺无,“至今只有两篇短篇小说译成中文。”三是相关研究“目前只有期刊文章一篇”——即前文提到的张峰《游走在中心和边缘之间——阿卜杜勒拉扎克·格尔纳的流散写作概观》——没有专著,也没有硕博论文。

  “相比较而言格尔纳则还未能引起国内学界的重视,国内仅有的文章也是以介绍为主。这与格尔纳这样一位重要的移民作家的研究及其在世界文学界的地位是极不相称的。”文章写道。

  在谈及意义与展望时,文章写道,“作为一名非洲裔英国移民作家,格尔纳的作品空间上跨越三大洲,时间上跨越殖民前后,既描述了殖民地人民的生存状况,也讲述了非洲人移民到宗主国英国的寻找归属感的历程,聚焦于身份认同,社会破碎、种族冲突、性别压迫及历史书写等主题,展现后殖民时代‘夹心人’的生存现状以及欧洲殖民对于桑给巴尔社会的影响,具有重要的社会现实意义”,“深入系统研究格尔纳及其作品能够使人们了解和反思东非的殖民历史,为第三世界的国家重新定位自身提供思路,从而能够促使他们在风起云涌的当今世界真正发出自主的声音。”

  学者倪湛舸十多年前在撰写有关拉什迪的博士论文时,相关的研究论文“能看的都看了”,其中就有古尔纳对拉什迪长篇小说《午夜的孩子》的一篇论文。在她看来,古尔纳编辑的《剑桥拉什迪读本》(cambridge companion to rushdie)是研究拉什迪的必读书,贡献颇大,但在拉什迪相关研究当中,古尔纳的这篇论文难说上乘,“比较老套,就是讨论小说主题之类的,研究局限在文学领域,是典型的后殖民文学研究”,“拉什迪那些事,必须让研究宗教的人出来才能说清楚。”在倪湛舸看来,与阿萨德(Talal Asad)、萨巴·玛赫姆德(Saba Mahmood)等跨领域学者相比,古尔纳的研究相对缺乏大视野。

  倪湛舸表示,古尔纳自己的小说在英文世界研究很多,国内对其知之甚少,说明国内的非洲文学研究以及跨国文学研究相对还是比较薄弱的。“诺奖这次提到殖民主义挺好的,是该反思反思,现在需要去殖民化,需要关注亚非拉。”在她看来,国内的文学趣味比欧美中心还要欧美中心,这是有问题的。她认为,古尔纳的意义在于,一是来自非洲的作家,有对殖民主义的反思,二是学者型作家,“我觉得很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