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资讯风向标

简明消寒史:九阳消寒盼春归

2021-12-26 00:24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33次 字号:

摘要: 冬至入九,数足九九,则春风送暖,寒意全消,所以俗话有“九九消寒”的说法。为了度过漫漫严冬,古人想出了各种娱乐来进行九九消寒。如冬至后,一些文人雅士邀集亲友,大家轮流出钱饮酒作乐以消磨冬日,这种宴会叫做“消寒会”。 消寒会始于唐末,又叫“暖冬会”,古籍...

冬至入九,数足九九,则春风送暖,寒意全消,所以俗话有“九九消寒”的说法。为了度过漫漫严冬,古人想出了各种娱乐来进行九九消寒。如冬至后,一些文人雅士邀集亲友,大家轮流出钱饮酒作乐以消磨冬日,这种宴会叫做“消寒会”。

消寒会始于唐末,又叫“暖冬会”,古籍也有记载。据五代王人裕撰《开元天宝遗事·扫雪迎宾》上所记,唐朝时长安有个大富翁,每当下雪天气寒冷时,他会叫仆人在自家的街道口扫出一条小路,自己亲自站在路口拱手行礼迎接宾客,为客人准备菜肴宴饮寻乐,称为“暖寒之会”。清朝时,消寒会在北京十分盛行,嘉庆、道光年间,以翰林院官员为主的文人在冬至日后,组织同人进行联谊活动,以雅集为主,兼论古今。如嘉庆九年(1804年),翰林院庶吉士陶澍发起成立消寒诗社,主要成员有陶澍、林则徐、顾莼、夏修恕、程恩泽、朱珔、吴椿、梁章钜、潘曾沂等,因集会地点在宣武门外宣南地区,又称宣南诗社、宣南诗会、城南吟社等。

《红楼梦》第九十二回也有消寒会的描述,贾宝玉不想去学房,便告了假,问袭人老太太那边打发人来说什么了吗?袭人回说没有说什么。贾宝玉说道:“必是老太太忘了。明儿不是十一月初一日么,年年老太太那里必是个老规矩,要办消寒会,齐打伙儿坐下喝酒说笑。”正在宝玉和丫鬟们议论着的时候,贾母派人来通知了:“老太太说了,叫二爷明儿不用上学去呢。明儿请了姨太太来给他解闷,只怕姑娘们都来家里的。史姑娘、邢姑娘、李姑娘们都请了,明儿来赴什么消寒会呢。”

南北朝时,梁宗懔在《荆楚岁时记》中写道:“俗用冬至日数及九九八十一日,为寒尽。”这也是关于“数九”习俗的最早文字记载。从冬至这一天开始,每九天算作一“九”,数够“九九八十一天”,冬天接近尾声,迎来春暖花开。古人为了计算这段日子,想出了制图计日的方法,用画梅、画圆圈或填影格字等形式来记载,又简称为“九九图”。

明代刘侗、于奕正撰写的《帝京景物略》写道:“冬至日画素梅一枝,为瓣八十有一,日染一瓣,瓣尽而九九出,则春深矣,曰九九消寒图。”说的就是,从冬至这天起画一枝素梅,枝上画梅花九朵,每朵梅花九个花瓣,共八十一瓣,代表“数九天”的八十一天。其中,每朵花代表一个“九”,每瓣代表一天,每过一天就用颜色染上一瓣,染完九瓣,就过了一个“九”,九朵染完,便是冬尽春深的日子了。据说,这种九九消寒图为民族英雄文天祥所创。文天祥抗元失败被俘,被投进大都(现北京)牢房关押。他孤身独处狱中心情郁愤,为了度过漫长的严冬,又表达自己坚贞不屈的意志,于冬至这天在墙上画了一株凌霜盛开的腊梅,上有九朵梅花,每朵九叶花瓣,每天涂抹一瓣,待严冬过去,红梅满枝春意盎然。

《帝京景物略》还记载了有趣的“九九歌”:“一九二九,相唤不出手;三九二十七,篱头吹觱篥;四九三十六,夜眠如露宿;五九四十五,家家堆盐虎;六九五十四,口中呬暖气;七九六十三,行人把衣单;八九七十二,猫狗寻阴地;九九八十一,穷汉受罪毕,才要伸脚睡,蚊虫虼蚤出。”这和我们现在的“九九歌”有异曲同工之妙。

文字版则是选择九个字,每个字都是九划,像练习书法的“描红”一样,从头九第一天开始填写,每日填一画,九字填完寒冬过去,春回大地。清朝吴振棫的《养吉斋丛录》记载:“道光初年,御制九九消寒图,用‘亭前垂柳珍重待春风’九字。字皆九笔也。懋勤殿双钩成幅,题曰‘管城春满’。内值翰林诸臣,按日填廓,细注阴晴风雪。”而民间文人雅士多以“亭前垂柳珍重待春风”这九个字为韵,不限内容和体裁,自由发挥,每九天作一首诗或词,作完九首之后便会迎来美好的春天。

还有一种深受文人雅士所喜爱的“九九迎春联”。上下联各九个字,每字都是九画,一样都是双钩空心字,从冬至日起,按日在上下联各填一笔,全联填完,则严冬已去,春暖花开,如“春泉垂春柳春染春美,秋院挂秋柿秋送秋香”、“故城秋荒屏栏树枯荣,院春幽挟巷草垂茵”。

除此之外,古人还画圆圈版的“九九消寒表”,九行八十一格,自冬至起日涂一格。每格中间画一个圆,称作画铜钱,每天涂一钱。民间歌谣谓:“上阴下晴雪当中,左风右雨要分清,九九八十一全点尽,春回大地草青青。”这种圆圈消寒图不仅是人们熬过漫漫冬季的有趣游戏,而且还是科学记录“入九”以后天气变化的“日历”,将数九所反映的暖长寒消的情况具体化、形象化。填充消寒图每天的笔划所用颜色根据当天的天气决定,晴则为红,阴则为蓝,雨则为绿,风则为黄,落雪填白。

在漫长而寒冷岁月里,古人把情趣和风雅凝聚在一事一物中,日子过得细致而认真。如今,专业气象预报已能相当准确地预报天气,无须人们再以这种原始的方式记录天气。但在寒意料峭的冬季,于呼啸的寒风中,在书案前提笔画梅,或者用墨描字,别有一番独属于冬日的宁静闲适之美。

(大众网·海报新闻编辑 刘峥 综合光明日报、北京日报、中新网等)

冬至入九,数足九九,则春风送暖,寒意全消,所以俗话有“九九消寒”的说法。为了度过漫漫严冬,古人想出了各种娱乐来进行九九消寒。如冬至后,一些文人雅士邀集亲友,大家轮流出钱饮酒作乐以消磨冬日,这种宴会叫做“消寒会”。

消寒会始于唐末,又叫“暖冬会”,古籍也有记载。据五代王人裕撰《开元天宝遗事·扫雪迎宾》上所记,唐朝时长安有个大富翁,每当下雪天气寒冷时,他会叫仆人在自家的街道口扫出一条小路,自己亲自站在路口拱手行礼迎接宾客,为客人准备菜肴宴饮寻乐,称为“暖寒之会”。清朝时,消寒会在北京十分盛行,嘉庆、道光年间,以翰林院官员为主的文人在冬至日后,组织同人进行联谊活动,以雅集为主,兼论古今。如嘉庆九年(1804年),翰林院庶吉士陶澍发起成立消寒诗社,主要成员有陶澍、林则徐、顾莼、夏修恕、程恩泽、朱珔、吴椿、梁章钜、潘曾沂等,因集会地点在宣武门外宣南地区,又称宣南诗社、宣南诗会、城南吟社等。

《红楼梦》第九十二回也有消寒会的描述,贾宝玉不想去学房,便告了假,问袭人老太太那边打发人来说什么了吗?袭人回说没有说什么。贾宝玉说道:“必是老太太忘了。明儿不是十一月初一日么,年年老太太那里必是个老规矩,要办消寒会,齐打伙儿坐下喝酒说笑。”正在宝玉和丫鬟们议论着的时候,贾母派人来通知了:“老太太说了,叫二爷明儿不用上学去呢。明儿请了姨太太来给他解闷,只怕姑娘们都来家里的。史姑娘、邢姑娘、李姑娘们都请了,明儿来赴什么消寒会呢。”

南北朝时,梁宗懔在《荆楚岁时记》中写道:“俗用冬至日数及九九八十一日,为寒尽。”这也是关于“数九”习俗的最早文字记载。从冬至这一天开始,每九天算作一“九”,数够“九九八十一天”,冬天接近尾声,迎来春暖花开。古人为了计算这段日子,想出了制图计日的方法,用画梅、画圆圈或填影格字等形式来记载,又简称为“九九图”。

明代刘侗、于奕正撰写的《帝京景物略》写道:“冬至日画素梅一枝,为瓣八十有一,日染一瓣,瓣尽而九九出,则春深矣,曰九九消寒图。”说的就是,从冬至这天起画一枝素梅,枝上画梅花九朵,每朵梅花九个花瓣,共八十一瓣,代表“数九天”的八十一天。其中,每朵花代表一个“九”,每瓣代表一天,每过一天就用颜色染上一瓣,染完九瓣,就过了一个“九”,九朵染完,便是冬尽春深的日子了。据说,这种九九消寒图为民族英雄文天祥所创。文天祥抗元失败被俘,被投进大都(现北京)牢房关押。他孤身独处狱中心情郁愤,为了度过漫长的严冬,又表达自己坚贞不屈的意志,于冬至这天在墙上画了一株凌霜盛开的腊梅,上有九朵梅花,每朵九叶花瓣,每天涂抹一瓣,待严冬过去,红梅满枝春意盎然。

《帝京景物略》还记载了有趣的“九九歌”:“一九二九,相唤不出手;三九二十七,篱头吹觱篥;四九三十六,夜眠如露宿;五九四十五,家家堆盐虎;六九五十四,口中呬暖气;七九六十三,行人把衣单;八九七十二,猫狗寻阴地;九九八十一,穷汉受罪毕,才要伸脚睡,蚊虫虼蚤出。”这和我们现在的“九九歌”有异曲同工之妙。

文字版则是选择九个字,每个字都是九划,像练习书法的“描红”一样,从头九第一天开始填写,每日填一画,九字填完寒冬过去,春回大地。清朝吴振棫的《养吉斋丛录》记载:“道光初年,御制九九消寒图,用‘亭前垂柳珍重待春风’九字。字皆九笔也。懋勤殿双钩成幅,题曰‘管城春满’。内值翰林诸臣,按日填廓,细注阴晴风雪。”而民间文人雅士多以“亭前垂柳珍重待春风”这九个字为韵,不限内容和体裁,自由发挥,每九天作一首诗或词,作完九首之后便会迎来美好的春天。

还有一种深受文人雅士所喜爱的“九九迎春联”。上下联各九个字,每字都是九画,一样都是双钩空心字,从冬至日起,按日在上下联各填一笔,全联填完,则严冬已去,春暖花开,如“春泉垂春柳春染春美,秋院挂秋柿秋送秋香”、“故城秋荒屏栏树枯荣,院春幽挟巷草垂茵”。

除此之外,古人还画圆圈版的“九九消寒表”,九行八十一格,自冬至起日涂一格。每格中间画一个圆,称作画铜钱,每天涂一钱。民间歌谣谓:“上阴下晴雪当中,左风右雨要分清,九九八十一全点尽,春回大地草青青。”这种圆圈消寒图不仅是人们熬过漫漫冬季的有趣游戏,而且还是科学记录“入九”以后天气变化的“日历”,将数九所反映的暖长寒消的情况具体化、形象化。填充消寒图每天的笔划所用颜色根据当天的天气决定,晴则为红,阴则为蓝,雨则为绿,风则为黄,落雪填白。

在漫长而寒冷岁月里,古人把情趣和风雅凝聚在一事一物中,日子过得细致而认真。如今,专业气象预报已能相当准确地预报天气,无须人们再以这种原始的方式记录天气。但在寒意料峭的冬季,于呼啸的寒风中,在书案前提笔画梅,或者用墨描字,别有一番独属于冬日的宁静闲适之美。

(大众网·海报新闻编辑 刘峥 综合光明日报、北京日报、中新网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