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资讯风向标

启视2021汽车营销峰会:忠于信念成于初心浑然天成都是极致

2022-01-02 08:41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26次 字号:

摘要: 2021年11月17日,由中国汽车视频第一门户30秒懂车发起的第三届《启视2021中国汽车跨界营销峰会》在广州成功举办,本届峰会由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汽车行业分会和寰球汽车集团为指导单位,30秒懂车联合Voyage新旅行杂志,在广州打造一场...

2021年11月17日,由中国汽车视频第一门户30秒懂车发起的第三届《启视2021中国汽车跨界营销峰会》在广州成功举办,本届峰会由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汽车行业分会和寰球汽车集团为指导单位,30秒懂车联合Voyage新旅行杂志,在广州打造一场跨界营销盛宴。数十位嘉宾参加主题为“极致美学”、“科技先锋”和“跨界融合”的三大圆桌论坛。

极致美学论坛由Voyage新旅行执行出品人欧文作为主持人、广州美术学院教授李勇、高级定制服装设计师劳伦斯·许、广汽研究院副院长兼概念与造型设计中心主任张帆、路特斯集团CEO冯擎峰、东风日产汽车销售有限公司总经理辛宇、保时捷中国传媒公关副总裁唐凤靓作为嘉宾。

启视2021中国汽车跨界营销峰会 极致美学圆桌论坛

造型设计一直都是左右汽车消费的一个重要因素,追求极致也成为了当代人对于生活和消费的追求。从美学艺术、时尚美学文化、经典汽车设计和功能美学等方面,共同探讨“极致美学”这四个字,对于未来汽车设计有着怎样的引领与启迪。

Voyage新旅行执行出品人 欧文

辛宇:设计可以创造永恒和未来的产品

辛宇表示形式追随功能,工业设计和建筑密不可分。当一个功能要能够展现给消费者的时候,尤其让消费者知道该功能是什么的时候,形式必须非常明确。

还有不忘初心,不同的品牌不同的目的为什么做这件事,怎么做的,最后都取决于初心。而对于东风日产的设计之道,就是日式的待客之道和日式的工匠精神所代表的这种美学。

东风日产汽车销售有限公司总经理 ;辛宇

辛宇讲到设计的产品关联性,他讲道:“今年在广州车展大家关注度非常高就是日产的e-POWER车型看上去第一感觉是全电驱车型,从设计细节发光的格栅和LOGO,内部的换挡完全是纯电车的换挡,能够非常好传递形式和功能之间的关联性。”

对于刚刚辛宇提到的“初心”,他说道:“谈到明年上半年马上上市的日产电动车Ariya也是一款很有初心的日式美学。

怎么解释这款设计时候的初心,我们的设计师表示设计初心是五个字,叫‘永恒的未来’,我说这个话听起来有点自相矛盾,什么叫‘永恒的未来’,他说如果你要创造一件东西是希望它能够保持生命力,保持新鲜感的话,而且很耐看,那么它就是一个‘永恒的未来’。

在这辆电动车上,你能看到很多的日式设计风格,它很好的把一些日式美学用现代的方法体现出来。”

辛宇还讲到日式有一个待客之道,用全身心的坦诚和透明来招待客人。所以在这辆全新电动车上能看到内部的无缝的地板,中间可以滑动的扶手,尤其是中间一套原木的面板,它的灯是隐藏在下面,车不点亮是看不到这些装置的,但是车一点亮是看到这个车的生命力。所以做任何事情初心是非常重要的。

在刚刚过去的十月,天籁2021同比销售量增长66。8%,再次成为中国高级车领军产品,销量成绩的背后一直是东风日产推崇的极致美学和极致服务。

辛宇说道:“不光设计讲美学,营销也要讲一些美学,如果做营销非常地功利,非常地直接,别人就会第一个非常清楚你的目的性,第二个对品牌也产生反感。电驱时代要来临了。从东风日产极致美学角度上来说,更要追求人和车,以及人车生活这三个唯度方面的极致美学。

第一个我们先聊车,第二个人和车之间的交互应该是美的,人机界面应该是舒服的,智能坐舱应该是随手就能获得的贴心服务,人车生活的生态圈应该是非常美的。所以在关注车的同时更要关注人,关注人的同时还要关注人和车和生活,这是东风日产一直讲的极致美学。”

冯擎峰:空气动力学才是最好的汽车设计

冯擎峰表示路特斯一直坚持性能美学,浑然天成,不是人为地去雕刻它。路特斯在空气动力学的表现是最优异的,如果说在空气动力学表现最优异的毫无疑问是战斗机,那么在地面上表现最优异的无疑就是路特斯,冯擎峰表示这点路特斯和他本人一点都不谦虚。

说道极致的性能美学,冯擎峰说道:“我们讲性能美学是要把性能和美学完全结合,打个比方:尾翼是路特斯发明的,我们率先在赛车上应用,后面我们把它应用到了日常用车上,可以让家用车的空气动力学表现的很好。但是路特斯追求更高的极致,就算把尾翼去掉,路特斯车辆的表现依旧很好。”

路特斯集团CEO 冯擎峰

在广州车展亮相的Emira车辆,冯擎峰自豪的说道:“Emira车重只有1600公斤,在不要尾翼的情况下,通过空气动力学和美的结合,就像风吹过一样。所以说路特斯并不是说单纯地追求美,而是要把美和性能完美地结合。

比方说汽车的裙边,一旦加了这个,我们往往赋予它很美的感觉,大家它是有性能的。比如说Emira,我们有六个穿过车身的设计,从格栅穿过两个轮子,从后轮穿过车身,从前格栅穿过我们的引擎盖,这些都是性能和美学进行完美结合。

而且我们也讲究浑然天成,这个世界上大自然赋予我们两个美,一个是水冲出来的美,一个是风雕刻出来的美,路特斯就要追求这种风雕刻出来的美。”

对于如何追求雕刻出来的美,冯擎峰说道了路特斯的设计师:“我们首席设计师,和乔治亚罗在江湖上地位平起平坐,他就很善于发现美,当他第一次逛西湖看到了西湖这个断桥的时候,他说这是我见到最美的桥,我一定把这个桥运用到汽车设计里面去。

所以后来设计了一个汽车仪表台,这个仪表台就像西湖的断桥一样,把这种美进行应用。

所以说包括空气动力学,空气是什么?空气是来自于自然,自然能够把车吹出什么样子,车就是什么样子,而且还让它有一个优异的性能表现。

我们日常生活当中可能会遇到有人说我这个车跑到100km/h,风一吹车就飘了,这个车太轻了,其实不是车太轻了,车已经很重了,一吨多重,还轻什么?路特斯的只有七百多公斤重,非常轻,跑到三百公里也不会发飘,为什么?空气动力学,下压力,有了足够的下压力,车跑得越快越稳定。所以说这就是性能和美学之间的结合。”

唐凤靓:设计忠于信念 保时捷忠于纯粹驾驶

唐凤靓表示对于保时捷来讲美学的理解和诠释毫无疑问是对跑车的信念执著,跑车信念很难用言语来表达,可能只是一个特定比例的线条,也不是一个非常明确设计的流程,但是它无处不在。

对于保时捷所追求的美学,唐凤靓表示:“如果说刚才冯总说的浑然天成是一种浪漫和自由的执著,那么源自德国的保时捷来说,就是追求极致精准精确这样一个理念,保时捷一直以来对于设计的追求是形式追随功能,大家都非常地了解保时捷这个品牌,忠于最纯粹的驾驶。对于我们来讲去打造一个极致的跑车是最重要的。

保时捷中国传媒公关副总裁 唐凤靓

任何一个设计的细节都不会是多余的,任何一笔线条都不会是哗众取宠的,都是服务于最极致的驾驶功能,这一点我觉得是我们的初心。但是现在又是最好的时代,这意味着我们有多元化的审美,我们有与时俱进的理念和包容的时代,同时我们有很多新的技术来应用于车辆设计研发当中。

我们有新的材料,所以这实际上给美学给我们汽车设计更大的空间和想象力,对于品牌来讲,其实我们所要具备更多的是忠于初心,保持好奇心,同时开阔我们自己的视野,有包容的心态去迎接最新的未来。”

讲到保时捷最经典的911跑车系列,目前也在向智能化转型,唐凤靓讲到:“不管哪个时代,保时捷911是跑车的标杆是审美的巅峰。在德国南部小镇有保时捷最核心的设计团队,在这个设计团队里面分两个核心团队,其中一个核心团队他们主要研究现有量产车系的改款和进化,这个团队实际上和发动机研发部门、车身架构、安全测试以及赛车部门都非常紧密地通力合作,以保证我们研发出来的未来车型是可靠,同时是为时代所接受的。”

“另外还有一支非常神秘而且自由的团队,是由保时捷全球的首席设计师自己亲自来领军的,他们得到保时捷全球独立的预算方案,他们把目光投向更远的未来,他们会去以非常自由创新的眼光去预测未来出行的可能性,在这里面当然还会去做很多的前瞻性研究,在这里面他们有很多非常有趣味,而且实验性的案例去研发出来,这些案例有一些可能已经是在印制模型或者原型车的阶段,在未来三五年也许大家就可以期待在某一次车展上能够看到它的发布。”

从保时捷自身的理解来讲,并不是所有对于品牌前瞻性的车都需要量产,所以这两支团队一个是传承经典,另一个是拓宽未来的眼界去发展未来品牌的可能性。

张帆:汽车设计进入“颜值即正义”时代

张帆作为一名从事汽车设计18年的汽车设计师,在国外工作过,在国内工作了十年。对于汽车设计,设计师们有一个说法:现在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对于这个观点,张帆说道:“第一点是中国的汽车设计的发展是以前所未有的加速在发展,中国的汽车设计在某些领域的水平实际上已经是追赶国外,甚至在某些领域有超出;第二点是社会和汽车市场对于汽车设计强烈的需求,颜值即正义,让设计师感受到了汽车设计带来的红利;第三点就是大家对设计的认可度越来越高,这些年中国品牌在汽车设计上的一些作为受到了市场和行业的充分认可。”

广汽研究院副院长兼概念与造型设计中心主任 张帆

张帆继续补充到:“但是为什么说现在是最坏的时代呢?正因为方方面面对于汽车设计这么高的期待,实际上对于设计师来说就是压力,另一方面在这个快速成长的行业过程当中,我们也面临人才这方面源源不断的需求和我们现在的供给方面的矛盾,所以也正因此,我们和李勇教授一些高校展开了非常多的合作。”

张帆对于越来越多的优秀设计师从国际品牌归来,谈到了目前中国汽车设计的优势和不足:“先说不足,相比于国外130多年的积淀,中国在整个汽车行业应该说内涵和一些基本功力方面还是有所欠缺;我们的优势是没有历史的束缚,没有厚重的包袱,别人是大象转身,但是我们是轻装前进,所以面对新的时代的变革和召唤,中国的企业在设计思路的突破上反而有我们的优势。”

面对新的时代的变革和召唤,中国的企业在设计思路的突破上反而有优势,张帆认为现在的极致美学,应融合用户体验,结合到新的智能驾驶和互联网技术,能够给用户提供一个全维度无缝这样一个美好的体验,现在应该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但是更重要的是最好的时代。

李勇:人才是中国汽车设计突破的关键

李勇教授表示在人才的培养过程当中,美学的教学是很关键的一块因素,他说道:“汽车是一直不停地往前发展的行业,但是往前看做概念设计前瞻性设计的同时,我们要往回看,关注汽车设计135年的发展历史。其实我们现在很多经典的汽车形态在135年前就有先人们都做了很好的总结,而这些形态的出现其实不仅仅是设计师一个人的一己之力。

更多的跟当时的文化背景以及人们审美相关,所以我们往前看的同时,同样也要去参考这样的一些因素。未来我们的消费者在极简中会喜欢什么样的更多的具有特征性的一些设计,更多的应该参考我们现在的科技与发展等因素。”

广州美术学院教授 李勇

在汽车设计领域,今天的中国汽车设计师已经占上了世界舞台,并且引领世界潮流,对于中国汽车从平凡走向极致,李勇教授表示:“中国强大的科学技术的发展,制造业发展,很重要一点是是我们八十年代九十年代这批出国留学的这些人,在国外学了一些先进的汽车设计技术和经验。

带回国以后为中国的汽车发展取得一个长足性的进步,有了一个很重要的人才奠基,这点确实很重要。

还有一点就是中国的工业设计教育发展问题,不光有了一个领军的人,更重要的是有一些大量的汽车设计的人才输出,在领军人物的带领下形成强有力的团队,再加上中国的制造业中国各个方面的能力的发展,所以说促成了中国汽车行业的蓬勃发展,当然这个背后更重要的是中国经济发展,人的需求。

接下来更加重要的是扁平化全民参与的设计,为中国汽车设计提供源源不断的可持续发展的动力。”

劳伦斯·许:时尚将改变汽车内饰设计

劳伦斯·许作为国际知名的服装设计师,对于极致美学有这独到的见解,他讲道:“我觉得美是无边的,每个人对美的定义不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美是倡导繁还是倡导简其实是取决于自己的喜爱。我觉得一个车是不是符合我们当代生活,取决于自己是否对这个车有自我的认识。

无论是它的外观还是它的内饰,我更希望一个车具有文化性,就像我们很多的非遗也可以用于内饰,我们很多的记忆也可以用于内饰,把美学、家的美学、生活美学都带到车里,是一个人妆点自己对美的认识。对于流线型各种线条的一些设计,也取决于对美有个人的一个见解和喜爱”

高级定制服装设计师 劳伦斯·许

劳伦斯·许在多年当中也和很多车企做了跨界合作,对于自己能否再去做一些汽车内饰设计的跨界,他说道:“你知道我的家乡是枣庄,枣庄有一个著名的人物大家知道吗?车神西中,中国第一辆四轮车是枣庄,而且我们那边有鲁班工匠精神,我觉得那个地方真的是养育人的工匠精神。

我将车的外观交给工业设计师,如果说速度还有安全性交给我们的专业人士,我更喜欢具有色彩,我是非常‘好色’的,所以从车体外观设计线条以及它的色彩,包括它的内饰,我希望它的内饰更具有文化性。”

结语:追求极致是当代人对消费和生活的诉求,美学概念至今化凡从简已经成为趋势,在极简中塑造各自领域的极致美学已经是汽车设计领域中最重要的一环。身处一个无颜值不消费、无极致不生活的时代,无论是引领消费时尚还是满足消费需求,我们对美对极致的追求是信念,更是实实在在的生存之道。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30秒懂车。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